日本学者:再不融入“一带一路”将后悔莫及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5-14     检举

 

 台媒称,中国牵头筹建亚投行,各国纷纷响应,美国斯人独憔悴。美国的传播媒体、专业刊物无不问道,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美国的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4月1日报道,一个多星期来,美国《华盛顿邮报》已连发两篇社论,先以“挫败”,继之以“重大挫败”形容美国处境。因为奥巴马政府开始时掉以轻心,并要求各国不要加入,最终却挡不住趋势,如今尴尬不已。

  外交策略有问题

  《福布斯》杂志刊登的《美国已然失去了全球视野吗?》一文指出,许多重要盟国陆续加入亚投行,意味美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式微,更意味外交策略有问题。今天这种发展,要从美国强迫欧洲国家制裁俄罗斯开始。制裁俄罗斯并不符合欧洲国家利益;欧盟各国不得已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如今在亚投行一事上,如果再度屈从美国,岂不显得他们是美国豢养的哈巴狗?

  文章说,到了今天这步田地,如果把责任全推给奥巴马政府,并不公平,因为国会也有责任。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向国会提出改革方案,把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IMF)的表决权比例由3.81%提升至6%,但国会却迟迟没有动静。

  美国需要新视野

  报道说,至于美国的下一步,《波士顿环球报》社论认为,美国应以积极的态度因应情势,让正在崛起的中国进一步融入多边金融机制。因为诸如世界银行、IMF、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长久以来,美国施展了过大的影响力”。

  《福布斯》也指出,美国需要新视野,这个新视野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更新领导风格,例如改革美日主导的亚银;另一个是准备与中国分享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例如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

  这些评论指出,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让中国扩大参与,有助于美国达成自己的目标;如果拒绝中国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TP),或者抵制亚投行,意味着告诉各方,美国依然有能力孤立中国;然而这恐怕只会让美国自己陷入孤立。

  也有评论称,美国加入亚投行不是为了改变中国,而是为了确保仍居主控地位的美国,与正在崛起的中国进行“广阔的、持续的交往”,也让这两国建立机制的、和平的调适方式,促进长久的和解。所以不论这个多边机制是美国设立的,还是中国设立的,美国都应以建设性态度看待。

日本学者:再不融入“一带一路”将后悔莫及

2

10月24日,21国在北京签约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延伸阅读】亚投行扩容 美前国务卿忧本国出现误判

  中新社华盛顿3月31日电题:亚投行扩容“风生水起” 美前国务卿忧本国出现误判

  3月31日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成员国资格申请的最后期限,截至目前已有逾45个国家递交申请,可谓“热闹非凡”。虽然美国没有递交申请,但美方官员和学者高度关注亚投行发展,包括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智库学者在内的多位人士31日担忧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出现“误判”。

  奥尔布赖特当天在此间一家智库发表演讲,表示亚投行首先是一个“历史”问题。她强调,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少国家认为美国在世界银行“过于占据支配地位”,这些国家要求美国调整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投票机制,希望获得更公平的份额,但国会一直予以阻挠,所以有些国家有一定“受挫”情绪。

  近日有一大批国家纷纷表示愿加入亚投行,包括美国的几位传统盟友。奥尔布莱特坦白表示美国在这一点上出现“误判”,她希望美国能重新抓住某种“合作意识”,与亚投行开展合作。

  就目前而言,奥尔布赖特认为美国把亚投行这件事“办砸了”,不应这么做。她强调,美方不应把亚投行看成是所谓“中国掌控权力”的平台,而应在亚投行内部与中国进行合作,在经济治理方面增加该机构透明度,解决地区一些真正的问题。

  奥尔布赖特部分观点得到美国主流智库的响应。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31日发布的一份政策建议报告认为,北京正大力发展金砖国家银行、亚投行等机构,试图在全球经济治理方面发挥更大作用,为确保中国的努力不破坏既有秩序,美国应先改革布雷顿森林体系,批准IMF份额和治理机构改革方案,给予中国更大话语权。

  随着亚投行“朋友圈”越来越大,有评论认为美国在国际社会显得日益尴尬。对此,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肯尼迪(Scott Kennedy)含蓄地表示,绝大多数国家没有把加入亚投行看成是一个“必须在中美两国各自主导的体系之间选边站”的事情,而是同时加入两种机构,中国的看法也是如此,但美国没有这么解读这个问题。

  他还认为,亚投行仅仅是中国发展更积极主动外交战略的部分内容,今后全世界还将看到中国提出更多倡议。

  正在此间访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何帆告诉记者,美方围绕亚投行的种种举动无法脱离本国国情,如国会很难批准加入亚投行、再如美财政部对亚投行的初期重视程度不足等。

  “美国有人更多地考虑安全竞争关系,对经济合作关系考虑不够,有人甚至考虑是不是中国在给美国‘捣乱’,在安全领域仍有冷战思维,这种顾虑压倒了经济合作的声音。”何帆说。

  美国财长雅各布·卢日前表示,美方期待在相关方面、通过有关渠道同亚投行合作。何帆认为,美方也许会通过与盟友加强交流、派遣法律顾问、金融专家加入亚投行等渠道与亚投行开展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