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钢铁、机器全带齐,中资吓坏了大马人?

头条新闻     2017-05-15     检举

中国国企频频在海外大手笔投资,或许有助于振兴他国经济,但如影相随的“中国威胁论”也常常引起部分在地社群的焦虑和不满。

在马来西亚,涉中资的马来西亚城(Bandar Malaysia)项目的股权交易上周突然告吹,不仅凸显中马两国间千丝万缕的政经关系,也引发外界关注,其他涉及中企在马的项目是否同样命运坎坷?

本月10日,中国发展商碧桂园在柔佛州投资的森林城市,被爆出聘用大量持有旅游签证而非工作签证的中国黑工的新闻,让局势雪上加霜。

据“当今大马”报道,这些已经日夜工作数个月的中国黑工,被雇主拖欠工资都不敢吭声,怕被遣返回国一分钱也拿不到。这种情况如若发生在新加坡,黑工们铁定会立即被遣返回国。然而,马来西亚内政部的回应是,将设法“漂白”这些中国黑工。森林城市发展商碧桂园太平景公司执行董事鄂图曼则强调,森林城市旗下所有外劳都并非该公司直接雇用。

据《海峡时报》7日报道,其他一些涉中资的项目,特别是那些还未达成法律协议的,因为和预期相差甚远已经搁置了。

过去十年来,中国在马投资和贷款议题多次掀起政治风暴。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是“头号大炮”,他多次狠批现任首相纳吉将马来西亚的土地拱手让给外国人,让中国在马国兴建本地人无法购买的豪宅,慢慢“侵吞”马国的土地,让大量外国人进驻马国,最终马国会丧失自主权。马哈迪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一马公司(1MDB)所欠的债务过于庞大,因此纳吉必须寻求中国的“投资”。

这是政治老手看政商互动的阴谋论。

对马来西亚商人而言,他们担心的是,中企“一条龙”全给“自己人”赚,它们一般从中国派遣技术工人,也从中国往马来西亚输送钢铁和机械设备,项目实施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更是大马公司难以匹敌的。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江华强就直言:“中国的问题是,他们要拥有和控制整条供应链。”

对于《海峡时报》连续两天刊登的系列报道,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用“抹黑”来批评,并引述中国社科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的话来反击。许利平称,中国对马来西亚的投资是基于双边合作,互利共赢的结果,对双方都有利,并指“新加坡媒体的报道没有任何事实基础”。

真的没有事实基础?

据《海峡时报》的报道,马来西亚商人表示,中企一般独立运作,不倾向于招聘当地技术员工,也较少向马来西亚公司采购原材料。江华强说:“中国玩的是‘量’,本地商人当然担心竞争。”

数字会说话。大马自中国的进口在过去十年增加一倍,从2012年起已形成贸易逆差。在两国的贸易逆差中,马国建筑业自中国的进口就占了四分之一。2014年,中国建筑公司和发展商涌入马国市场,他们自中国进口了总值约8亿8300万令吉的设备和器材。去年,马国自中国进口的钢铁占总进口8%。

马来西亚钢铁工业联合会总会长苏添来说,中国发展商和承包商与中国钢厂是结合的,他们长期向中国钢厂买钢铁,直到政府出台条规,这个现象才有所减缓。

中企不单在马国投资,中企也参与承包大马一些标志性项目,如位于吉隆坡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高106楼的标志大楼。在三公里外,就是四季酒店和M101摩天轮大厦的地盘,这些项目虽非中企投资,但有中国国企的承包商参与。

中企在大马的“存在感”还不仅限于那个位于柔佛且经常上新闻版面的“森林城市”项目。在吉隆坡的多个建筑工地上,也可看到中文大招牌。世界银行和马来西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10至2016年,中国国企在马来西亚建造和投资的项目达356亿美元。

中企不只在生产链上要用“中国制造”,在语言的使用上也有同样的倾向性。例如,在雪兰莪雪邦的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食堂员工是中国籍的,菜单用中文来标示,买个吃的也要用华语。以此推断,这个“中国特色”的运作模式,将大大减少中资或中企在马投资所能创造的经济“乘数效应”。

一些观察者认为,大马政府应当制定条规,确保政府大型项目能包含”本地成分“。一条衔接吉隆坡至东岸的铁路工程将由一家中企承建,但大马政府已表明,30%的工程将由大马企业承包。

不过,也有人认为,中企带来的竞争对马来西亚是好事,因为在大马的工程竞标和承包等运作过程并不完全透明。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经理就说,“它能切掉一些裙带关系”。

最让纳吉头痛的是,他所领导的巫统山头林立,好些头头也是大工程的承包商,政府大型项目正是他们的财源之一。这些项目被中企拿走后,党内诸侯的部分财源一旦被切断,对党主席的忠诚度可能要大打折扣。

“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是很多生意人的心态,也因此形成各种上下游“一条龙”经营模式。但一旦这种模式影响到当地企业和政界大头的利益时,势必将引起反弹,大家的肥水全都可能变“馊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