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困47天“女友死了”,他为何还笑得这么开心?心理医生说出“真相”让网友超愧疚!

hkpush01     2017-05-10     检举

在尼泊尔喜玛拉雅山区受困47天的台湾登山客梁圣岳,虽然最终奇迹获救,但伴随在身边的女友刘宸君却不幸在获救3天前死亡。差点丧失性命、痛失女友的他,在面对记者访问和医护人员时,仍挂着笑脸。不少无知的网友觉得人类悲伤时就只可以哭或愁眉苦脸,于是一昧痛斥他“让人感到心寒”、“神经病”、“冷血”。

根据《今日心理学》网站,拥有多年心理治疗经验、从事治疗师教育及训练的心理治疗专家丽莎(Lisa Ferentz) 在专栏中表示,受创者描述创痛经验时挂着笑容,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相反地,它让我们可以更了解受创者心理的沟通讯号。丽莎指出受创者描述一些大家都觉得是痛苦的经验时,很多时候都会出乎意料地带着笑容,甚至真的笑了出来。而且,受创者通常都没有发现自己描述的伤痛经验,与自己表现出的情绪不同。

当丽莎告诉受创者有这样的情况,并请他们想一下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落差时,受创者通常都没有头绪,不知道创痛记忆和轻松情绪同时出现的原因。丽莎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受创者在描述创痛经验时微笑,是为了达成心理上的功能。譬如把笑声当作防御机制,以免被深入探究;排解创痛的尴尬;把创痛的严重性淡化等等。从心理治疗师的角度来看,语言和情绪间的落差,很可能可以协助治疗师挖出受创者想隐藏起来、想沟通却没有明言的讯息,通往他们的心灵。

受创者描述悲剧时没有用“适当”的情绪,很可能是想表达“别把我的痛苦看得太严重”。受创者可能有意无意地,试图避免得到同情,因为同情会让他们觉得不自在,是一种不熟悉的感觉。孩童时代缺乏关怀和同理的受创者,很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时候以亲切的用词问候,会被受创者误解成在怜悯他,使他们质疑治疗师背后目的,甚至觉得更容易受到伤害。

部分受创者会透过笑声,避免其他人进一步探究他们的创痛。不少受创者会觉得,他们并不值得受到关注,脸上的笑容很可能是在表达“讲点别的吧”。不少受创者会自我贬抑,觉得“创痛没那么重要,因为我没那么重要。”此外,很多受创者害怕,如果他们显露情绪的话,会不懂如何控制负面情绪的发泄,没有适当的工具处理它们。因此,他们在无意识中把微笑当成应对方法。

最后,许多受创者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心理治疗师,担心自身的创痛经验把治疗师吓到、让对方反感或不安。笑着说痛苦的事,意味着“我很好,不需要特别照顾我”。受创者试着淡化伤痛,降低对想要照顾他们的治疗师可能造成的不快。

把这个重要的真相分享出去,不要再盲目无知地乱骂受创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