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毅爆料:陈水扁身上竟然还有惊天巨案未了?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5-15     检举

 

今年72岁的张英先生是旅居荷兰的资深民运人士,曾任民运组织“民联阵”总部副主席,《欧亚导报》社长等。今年八月,他在中文网《博讯》上发表《陈水扁案或许是世纪超大政治迫害冤案》一文,质疑“扁案”是政治迫害,而司法案。

在台湾九合一选举之前,张英就预测国民党会大败,认为马英九对陈水扁的关押迫害(不许保外就医等)是国民党失败的原因之一。

九合一选后,张英又发表《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的文章,指出马英九拒听民间呼声,坚持关押迫害前总统,他2016年下台后,将会被“公审”法律制裁。

近日,张英又撰写《敦促马英九总统尽快释放陈前总统阿扁》的公开信,呼吁马英九司法公正原则,正视这次国民党惨败的民意展示,为促进蓝绿和解、族群和谐,而释放陈水扁前总统。

从张英的文章来看,他仍是反台独、支持蓝营,多与国民党人士要好的。但是他却对“陈水扁案”提出强烈质疑,认为这是“世纪超大政治迫害冤案”。

九合一选举后,在台湾有很多人强调超越蓝绿。张英先生的呼吁和思考,则是超越蓝绿的典型。他没有从统独出发,而是从常识、真实、证据第一、程序正义等西方法治原则出发,发出一个知识人的正义之声,这是理性的声音,更是人道主义的声音。

对于台湾内部的人们来说,当反台独的中国人都认知到“扁案是冤案”,那麽被国民党媒体洗脑的蓝营人士,还有部分反扁绿营人士,是不是要有second thought(重新思考)?从而明白“陈水扁案”是国民党对台湾人总统的政治清算这一性质?

下面是张英的文章∶

张英∶敦促马英九总统尽快释放陈前总统阿扁

尊敬的马总统英九先生阁下∶

今次中华民国在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尤其直辖市六都市长大选,我们海外华人也非常关注,感同身受。

国民党当今败选,虽早在意料之中,但如此溃败,却是惨不忍睹。贵党从原先执政15县市,竟然退到只剩6席,从原本6席,反超至13席,北伐跨过浊水溪,直抵台湾北头,另有3席归无党籍人士选票斩护。尤其国民党的六都市长,从原先4席今失5席,朱立伦新北市险胜游 堃而已,胡志强台中市大输林佳龙而失守,吴志扬把升级直辖市的桃源,拱手让给民进党的郑文灿;特别是大胜连胜文,赢得首都台北市长的龙头宝座。蔡英文辅选的林右昌,也拿下台湾最北头的基隆市长。

唉,从台湾头输到台湾尾。形势比人强,全台蓝天绿地板块大变动矣。高雄市长陈菊,得票近一百万,人数最多;台南市长赖清德连任,得票率七成三,最高。总投票率,框算约“绿6∶蓝3”。环境丕变,落差巨大。

许多中间和年青首投族,左右结果。民主选票,这是至高无上权威。民意只能尊重,不可侮的,主权在民,人民最大,这是定律。

民心思变,公民社会,柯文哲现象,这是继一九九二推倒了“万年国会”后,第二次宁静革命。当选,这是承担责任的开始。败选,也是责任的承担。地方包围中央,大格局态势,任谁也难于撬动,13个月后的总统大选,似乎绿营就要攻下中枢,第三次政党轮替了。

马总统及时辞去兼职国民党主席,表示“很惭kui,让大家失望”,勇于承担败选责任,明智之举,令人尊敬。江宜桦内阁第一时间总辞,也识时务。但要挽救国民党目前秃势,转危为安,吸取教训,还有许多工作亟需努力去做。我们大陆民学界是局外人,旁观者清。兹为国民党自救前途计,也为马总统将来有好的历史定位计,当然更为台湾人民福祉计,紧急呼吁∶

立即释放前总统陈水扁先生!

姑且不论扁案是司法迫害,还是政治迫害,或者兼而有之,相信历史会厘清的。但把中华民国前国家元首,关押狱中病危,还不让他保外回家就医,古今中外实属罕见。这对中华民国来说,不是光荣而是耻辱。

释放陈水扁!吕前副总统秀莲发起的“全民救扁”运动,如火如荼,已是当下绿蓝先进的共识,代表着台湾主流民意。不仅民主进步党主席蔡英文疾呼放扁,高票连任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高票当选台中长林佳龙,同样呼吁放扁,就连国民党现任台北市长郝龙斌、连任新北市长朱立伦,也在呼唤放扁,更不用讲无党籍高票胜选首都市长柯文哲医师,一贯吁请赶快释放阿扁了,仍然做陈水扁的民间医疗小组召集人,救死扶伤。

何况国际社会,早先声称放扁才是台湾尊重人权的进步;中央研究院诸多医学卫生院士联署,从专业判断也必须释放陈水扁。日前,蔡英文主席率领十一县市当选行政首长,许多县市代表民意的议员,到台中监狱探视陈水扁,均说阿扁总统的身体状况,“真的很严重”、“很糟”。显而易见,放扁刻不容缓!

想来,马总统对败选,也会痛定思痛,改弦更张。打尽快释放陈前总统水扁这张牌,是著好棋。许多有识之士,呼吁星期三、12月10日,国际人权节前放扁,此乃上䇿。时间虽紧,只有三天,但知耻胜于勇,只要马总统真正有诚意,顾全大局,一念之仁,快马加鞭,发布“特赦令”,还来得及。

退而求其次,平安夜放扁回家平安,司法作业程序跟上,不失为中䇿。吕秀莲已经公开宣示∶“到了圣诞节不放陈水扁就絶食”抗争!迟放不如早放,拖延到中国农历除夕放扁,让他回家过春节,那是下䇿。

台湾之子陈水扁是位代表性领袖。倘若尽早释放陈水扁,国民党2016总统大选,有此gong德,或许“逆转胜”。如到了元宵节还羁押扣住阿扁不释放,那意味着国民党真的完蛋了!

时势明摆着的,不言而喻,今天九合一选民,就是13个月后总统大选的基本选民!如有人再侈谈选举“基本盘”,我看这就是基本盘。但愿智者马总统英九先生,不会不清醒看到这点。如“皇民说”,对罪占全台八成人口的原住民,帮了倒忙,兵败如山倒。

从某种意义而言,与其说国民党选败,还不如讲中共对搞乱香港那般,所谓对台“一国两制”的失败。但近闻有人一叶障目,视而不见;两豆塞耳,充耳不闻。胡诌台湾九合一大选,只是“地方选举”而已,到了总统大选,就会“翻盘”。这些“菁英”、大佬们,不知今夜是何夕,正是一厢情愿,又在“痴人说梦”。如此Q智商,高不了北京中南海低能儿。

半年之前,发表拙作《陈水扁案是世纪超大政治迫害冤案》;不久前还在博讯首发《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预测了诉讼的部分案由。早先调侃老马也有“牢狱之灾”,或许戯言成真。如不健忘的话,所谓陈水扁“贪污案”,非但绘声绘色、信誓旦旦的“海角七亿”,六年的侦查结论“查无实据”;原先的“龙潭案”和“二次金改案”,也是虚无缥缈,只有“实质的影响力”说,枉法惑众。

我从不怀疑马总统英九先生清廉,假如届时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魏家顶新毒食品,一古恼儿也推到马总统的“实质影响力”说,作何联想?公理何在,情何以堪!

所以,如同我前时所料,与其等到2016(仅剩13个月零一星期了)蔡英文当选总统、苏嘉全当选副总统,“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将会充分利用行政资源,政权力量,依法替陈水扁翻案,势在必然”,还不如马总统在最后任上,善待陈水扁前总统,即使不便对阿扁冤案来不及平反昭雪,但仅为自救出发,亦应尽快颁布“特赦令”,释放陈水扁!忘羊补牢,为时未晩。

陈水扁先生,身陷囹岳,病情严重,身体亮起红灯,如同我中风瘫痪,坐着轮椅说话,令人瞩目,也很伤感。

一方面,阿扁表示马英九仁民爱物,良心未泯,审慎思考任内对他“微罪减刑”,上可感化恩泽,社会上将多点祥和之气。另一方面,阿扁认为此次选举国民党败选,行政院长、国民党主席请辞,“已经够了”,马英九勿辞总统。陈水扁说∶马总统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国家,不让国家陷于混乱、社会对立的增加。他呼吁蓝绿两党和解,“这样国家才有进步”。阿扁系狱,病残志坚,仍然爱国家、爱台湾,拳拳赤子之心,跃然纸上口中,这就是政治家自律的道德情操,高度风范!

二十多年,张某与陈水扁素无爪葛。众所周知,阁下亦明,我时常反独促统的,一贯倒扁挺马。跟阿扁独统理念不同,是一回事,依法务实求真,凭著良心,替他说点公道话,另一码事。何况也是为您马总统历史定位的好,公谊私情两全。

我自费从事海外民运四分之一世纪,没有拿过国民党、你马一毛钱,当然也没拿民进党、扁政府一分钱。反而以前拿过阿扁总统“国务机要费”20万美元的混混(王丹),拿过扁政府20万欧元的家伙(在欧洲),阿扁蒙难冤狱,竟然从不正面出一声。人心沉沦,夫复何言!却要我来替扁案伸张公义,不啻是莫大讽刺。敦请马总统英九先生,看在台湾主流民意份上,赶快放阿扁一马,让他“保外回家就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