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5-15     检举

 

日本为啥总和中国过不去?真相令人震惊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自2010年美国开始实施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日本在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下台后就倒向了美国,成了美国遏制中国的先锋官。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日本频频挑衅中国。特别是最近一年多,日本在南海的动作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最近其防卫相稻田朋美在美国更是公开声称要和美国一起巡航南海。

毫无疑问,日本安倍政府并没有听中国持续多年的规劝,针对中国的挑衅正在不断升级。然而,看中国这些年,对日本不可谓不宽容,诚意不可为不足,哪怕在2011年中日已经因钓鱼岛而交恶,3·11大地震中国捐出的物资和资金还是超过两个亿人民币。但结果如何?中国的诚意、宽容根本换不来日本人的良心,更换不来日本人的合作,中国那么大规模的援助还不如肉包子打狗。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日本表面上看似很在意与中国的关系,日本首相一次次不要脸地求见中国领导人,但实际上那都是伪装出来的,在伤害中国利益方面日本政府从不手软,特别是在安倍政府时期更是如此。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日本到底为啥非和中国过不去?是什么原因让日本对和自己历史渊源颇深如此大成见?在占豪看来,日本如此对待中国,根本原因有四:

一、日本的冒险、投机与野心所产生的化学反应。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日本人有很多特点,但有三点是很突出的,分别是:喜欢冒险、善于投机、野心勃勃。这三点结合在一起,使得日本这个民族在战略上缺乏高度,但极具冒险精神,同时又善于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再辅以野心,日本这个国家容易大赢大输。所以,我们可以看近代的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赌国运,一次次赌赢成为称霸一方的帝国,直到大部队被拖死在中国战场上,1945年又挨了两颗原子弹输得连内裤都不剩。

然而,由于二战后很快爆发冷战,美国为了利用日本并未彻底清算日本,这导致日本民族心中的野心基因一直未能被阉割。不但没被阉割,由于韩战爆发,日本从一片废墟之中又快速崛起,其喜欢冒险、善于投机的特点再次发挥得淋漓尽致,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经济实力一度直逼美国。然而,随着日本经济的强大,其野心也在逐渐膨胀,到现在安倍政府积极推动修宪,试图借美国衰退之机,以美国维系全球霸权帮手的角色,促使日本重新成为世界性大国。是的,日本人心中的恶魔——野心又苏醒了。

如今,喜欢冒险、善于投机、野心勃勃正在产生化学反应,日本整个国家都正在走向极右翼化,新军国主义思想正在快速膨胀。这种状态下,日本必然极富攻击性,而在日本看来中国就是其成为世界性大国的最大障碍,因此必须挡住中国的复兴之路才行。

二、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必须当好美国遏制中国的先锋官。

美国的最高利益是什么?全球霸权。对美国来说,失去了全球霸权意味着失去了霸权红利,现在整个美国的国家机器都是围绕霸权来配置的,一旦失去霸权美国的经济必然遭到重大打击,危机会导致美元大幅贬值,美国将丧失对世界资源的调配权。所以,美国遏制中国维系其全球霸权是其全球最重要的战略。然而,中美实力此消彼长,靠美国一国之力根本遏制不住中国,于是日本就有了借帮助美国之机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空间,日本可以借此修宪成为正常国家,然后实现大国野心。

 

如此一来,日本要想快速成为正常国家,必须扮演好遏制中国的先锋官角色。但是,与中国直接冲突又是很危险的,于是日本就通过各种擦边球帮助美国挑衅中国,给中国制造麻烦。如今,濒临修宪,防卫相稻田朋美终于拿出了与美国一起巡航南海的这个筹码以换取美国支持日本修宪。关于这一点,占豪(ID:zhanhao668)过去几年不止一次分析其中逻辑,如今正在验证中。

当然,对日本来说,借助扮演美国遏制中国先锋官角色赶紧在军事上壮大自己也是其目的。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三、中日的历史问题和其国家野心必然让其敌视中国。

中日之间有历史问题这个大家都知道。虽说鸦片战争是中国进入屈辱百年的开始,但甲午战争才是旧中国彻底崩溃的第一轮高潮,甲午战争16年后清帝国就崩溃覆灭了。清朝灭亡后,中国进入军阀割据时代,在接下来的34年时间里,日本侵略中国变本加厉。日本全面侵华后,中国更是进入生灵涂炭的高潮,8年抗战中国付出了超过3500万军民牺牲的代价。中国和日本之间的民族仇恨可谓不共戴天。

但是,与其他民族不太一样的是,中国人是向前看的民族,所以对日本中国一贯是宽容的,只要日本真心反思历史,并且愿意与中国友好,那么中日之间并非不能和解。德国前总理威利·勃兰特1970年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的一幕让德国彻底和西方、和犹太人和解了,赢得了世界的信任。如果日本能做得和德国一样,相信日本也能获得中国的谅解。

然而,日本是个异形国家,面对曾经的罪恶,他们不但不反思对外侵略历史,竟还修改教科书美化侵略历史。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又怎么可能获得中国人的谅解?中日又如何实现和解?所以,在中国,对日本一直有很强的敌视情绪。

而在日本,由于其越来越右翼化的宣传,大多数日本青年一代对当年日本对中国犯下的累累罪行已经不知道了,他们反而因为中国要其反思而敌视中国。

日本为何不反思侵略历史?在占豪看来,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其野心的膨胀。如果日本真的去反思侵略历史,就必须守住和平宪法,然而守住和平宪法和日本实现修宪成为世界大国的野心是相悖的。为了让日本新一代能够以更加自信的心态面对世界,日本人试图通过修改历史的方式来重塑日本的民族野心。所以,日本人不反思历史的根本原因在于,反思侵略历史与其国家野心相悖,所以日本的大多数精英都支持粉饰历史。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四、日本担心受制中国。

日本国土狭小,人口众多,资源贫瘠,站在客观立场上能发展成现在这样已经是国家奇迹,这充分表明日本这个民族也有很优秀的一面。但是,由于日本人野心勃勃,所以他们担心中国强大之后他们将完全受制于中国。这其中的逻辑也很简单,日本毕竟只是东海上的一个岛国,其进口资源和商品出口需都要经过中国台湾岛附近的航线和中国南海的航线,中国一旦统一台湾、掌控南海,相当于卡住了日本的脖子。所以,日本一定要借美国之力分裂台湾并在南海遏制住中国日本才放心,才能实现其野心。

这四点原因决定了,日本必然敌视中国,其决心除非遇到重创才可能改变。

那么,何时日本才能不敌视中国?在占豪(微信ID:zhanhao668)看来,日本不再敌视中国至少要具备两个条件中的一个:

一、中国在战场上击败日本。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日本这个民族服强者,譬如在清末之前日本大部分时间都臣服于中国,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历史上曾多次击败日本。譬如,在唐代中国在白江口之战击败日本,此后日本即大规模向中国派遣唐使向中国学习。近代也一样,日本在1853年被美国用坚船利炮逼迫日本打开了国门,之后臣服西方一直到今天依然认为自己是西方国家。二战后,日本彻底拜服在美国脚下,就是因为太平洋战争美国让日本付出了惨重代价。

所以,中国只要让日本在战场上服气,那么日本就会臣服中国。

二、美国退出西太平洋。

中日是否有不战而和解的可能?虽然在占豪()认为这种可能性已经越来越低,但也并非绝对没有。当中国统一台湾,美国势力退出西太平洋之后,日本面对强大得可以轻松卡死自己的中国也可能会臣服。但是,考虑到美国不会轻易退出西太平洋,如果迫不得已要退出也一定想通过挑起中日战争来获得最后的渔翁得利机会,再考虑到日本人喜欢冒险的民族特性,哪怕美国退出西太平洋,中日在最后时刻爆发战争的概率依然很大。

综上所述,中国对日本是不可抱有幻想的,中国需要对日本有充分且理性的认识,要明白日本为什么选择与中国对抗,这样我们才能做到心中有底,从容应付而不致出错。

中国人都该醒醒了!这才是真正的中日关系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

这才是中日关系的本质:看完你就全明白了

多年来,某些中国人在谈到中日关系的时候,总要重复一下中日友好的调子。然而,历史与现实非常明确地显示,中日友好的提法是缺乏事实根据的。综观中日两千年的交往,中国与日本之间,中国人民与日本人民之间从来没有过平等友好的关系。

宋朝以前,日本称臣于中国,而中国人毫无保留地传授文化与技术,特别是在唐朝,日本人多次派人到中国留学,而中国也有鉴真东渡等。从明朝开始,则是日本人对中国不断侵略、破坏,不断残杀中国人的历史。中国强盛时,日本人是中国人的门生,而中国人奉日本人为上宾;中国衰弱时,中国人却沦为日本人的刀下鬼。

中日之间过去没有过友好,现在也没有。将来会不会有?现在言之过早。中日友好,充其量只是一个虚幻的愿望。中国发展对日关系时,必须以史为鉴,而不能以虚幻的愿望为基础。

“东夷貌柔顺”的伪装

日本对中国的狼子野心早在盛唐时即已显露无疑。唐大宗时朝鲜内乱,中国应新罗之请以宗主国身份平乱。唐高宗龙翔三年(公元六六三)日本以援助百济为名,出动舟师数百。占领锦江口。唐朝不得不遣刘仁轨领兵击之,“仁轨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捷,焚其舟四百艘,烟焰涨天,海水皆赤,贱众大渍”。

一千二百多年后的甲午战争与这一 幕何其相似,同样是朝鲜内乱,中国以宗主国身份平乱,然后日本乘机寻衅。然而,强弱易势,甲午之战的结果是日本吞并朝鲜、屠城旅顺、割取台湾、牟获暴利,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痛苦和灾难,给日本国民带去了巨大的欢乐和利益。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显然,日本人在唐代对中国的尊重不过是他们崇拜强权的特性的表现。当时的日本尚处于近乎蒙昧的时代,无论在文化技术和国力上都远远落后于大唐。于是日本多次派遣唐使到中卧学习制造工艺、建筑美术、典章制度等等,并仿照中文草书偏旁等而造成日文,使日本开始走出原始时代,完成所谓大化革新。

日本人向唐朝称臣的目的,无非是要通过引进文化来改善他们蒙昧落后的状态。当时日皇即告诫其使者:“言语必和,礼意必笃,毋生嫌疑,毋为诡计”。史称东夷貌柔顺,没有识别倭人的伪装。

崇强鄙弱的日本人

二战后,日本对美国千依百顺,连天皇也每天早晨起来就去给麦克阿瑟鞠躬行礼,获得美国的信任,以从中国和亚洲掠得的资金购买设备和获取先进的技术,如汽车、电器、半导体等。一旦感到羽翼丰满,就开始看不起美国人。把美国的工程技术和管理水平说得一无是处的《日本敢于说不》,就是一个例子。

然而,美国在计算机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把日本远远抛在后面。而韩国等生产的随机存取芯片也侵蚀了日本的市场占有,这无疑是给那个狂妄无知的索尼总裁打了一计耳光。他曾狂言日本的一兆位的存取芯片能打破美苏的战略平衡,认为日本人的智力无与伦比,殊不知日本不过是在做计算机里最简单重复的一个部件而已。而现在,这个日本人在藐视中国人之余,又对美国人毕恭毕敬了,连声说他不反美国,他最佩服美国人。

在日本人这种对强者的恭敬面前,善良的中国人看不到日本人的目的,而把他们当做了谦卑好学的朋友。李白就曾写诗哭祭阿倍仲麻吕。中国人确实是重情义的民族。但是日本是如何回报中国人的善良与帮助呢?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日本自卫队举行阅兵

以唐朝之强势,日本人吃了败仗之后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侵犯,而且他们表面上还对中国非常恭敬,不时派人朝贡,领取赏赐。但一旦中国势弱,日本立刻变了态度。

宋朝抑兵太甚,版图收缩,国力疲弱,于是日本便不再朝见中国天子,而向北方势力日盛的辽国称臣,只是从中国引进历法、医药、印刷等技术。

到明朝时,更有日本民众自发组成团队到中国沿海行杀人越货之事。明史记载倭人“载方物戎器,出没海滨,得问则张其而肆侵略,不得则陈其方物而称朝贡。”开始时,他们还假装是入贡使者,一有机会则杀掠而去,没机会就呈上土产换取赏赐。明太祖洪武二年四月,倭寇数次侵掠苏州、崇明,杀略居民,劫夺货财。此后倭患连年不断。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到明成祖时,其规模越来越大,大的寇群多达万人,小的数百人,其据点深入沿海各省,到处为害,已形成一股极为残暴的海盗武装,其所侵犯的地方,无不杀个鸡犬不留。如成祖三十四年,拓林一带倭寇“犯乍浦,海宁,攻陷崇德,转掠西塘、双林、乌 镇、菱湖诸镇、杭城数十里外流血成川,巡抚李天龙束手无策”…成祖四十一年春,“倭馅福建永宁卫,大掠数日而去。

复攻永宁城,破之,大杀城中军民,焚毁几尽”。总计沿海倭寇肆虐达七十八年之久,明朝天下骚动,耗费国库巨额经费,军队死伤数十万。后经戚继先等与之苦斗多年,才告平息,但中国也因此元气大伤。而倭寇屠杀中国居民十多万,抢劫财产难以计数,更从此开始轻视中国。

企图灭亡中国

明万历年间,也就是甲午战争之前三百年,丰臣秀吉在统一日本六十多小国之后,出兵二十一万,攻占朝鲜,意欲以朝鲜为基地,一举征服中国。丰臣秀吉的计划包括:占领中国后定都北京,将朝鲜王移至日本,巩固中国的统治之后,即向印度进军。这一计划的主旨就是将日本举国从贫瘠的岛屿上迁移到大陆,也就是日本后来的所谓大陆政策。

在丰臣秀吉时代,日本的国力当然不足以完成这一设想,而且其计划也尚处于不成熟的阶段。明朝虽然内政疲蔽、外交乏术,但毕竟是个大国。李如松出兵朝鲜与倭兵恶斗,尽管中国军队多次中了倭寇的狡计,也终于迫使日军撤退。

丰臣秀吉的美梦虽然破灭,却鼓舞了后来的日本人。此后,日本的战略家们便开始不断研究和制订灭亡中国的周密计划。一九二七年,田中义一的占满蒙、灭中国的详细计划可以说是集日本人三百年研究之大成,其对中国的资源人文的了解程度与其用心之险恶、计划之周密,任何不麻木的中国人看了都会出一身冷汗。

根深蒂固的恶意

缺乏危机感的中国人却似乎并未把日本的威胁放在心上,使一直在暗中窥视等待时机的日本人终于找到机会,刚从西洋学会了制造枪炮,便立刻拿中国人开刀。一八九四年引诱清朝出兵朝鲜,然后借保护侨民为由,向中国不宣而战,攻城掠地,奸淫杀戮,逼迫清庭割地赔款。此后中国人在日本人眼里更是猪狗不如,成了杀光、抢光、烧光的对象,男人的脖子被当做比试刀锋的试验品,女人被日本人任意奸淫后开肠破肚,儿童成了日本人刺刀上的玩物…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世界历史上有哪个民族像我们一样遭受过如此的耻辱?今天连菲律宾、印尼人都动辄打杀中国人,不就是因为我们曾经被日本人杀得太惨,所以谁都敢踩我们一脚?

由上可见,说中日人民有过友好的历史,是不符合事实的。持这种说法的中国人的唯一根据,是唐代日本留学生与一些中国学者的密切交往。然而,这种交往是由中国向日本单方向的文化和技术输出,日本留学生对其中国导师的尊重,根本不能作为日本对中国友好的证明,只能证明中国人对日本的无私的善意。在唐朝以后的所有年代,包括宋、明、清、民国,日本人对中国不但没有尊重,反而一有机会就疯狂地侵略破坏、烧杀抢掠。日本对中国怀有根深蒂固的恶意。

日本人以恶意对待中国人,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任何对不起日本的事,而正是因为我们教了日本人大多的东西。日本没有创造自己的文明,他们引进了中国文明作为其文化的根本。

日本人要称霸世界,必须首先彻底打垮它的启蒙老师一中国,以摒除它固有的自卑心理。一旦消灭了中国,日本就可以把自己标榜为世界文明的一支,成为世界的领导力量。这种心理,和那些武侠故事中不肖弟子艺成之后要杀害恩师是同样的。

不能以己度人看日本

如果我们作一个统计,考虑与中国人接触过的日本人对中国的态度,我们将看到,无论是日本军队还是日本平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对中国都是极端仇视的。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做危害中国人的事。在中国施行“三光”的日本兵当然不用说,那些控制中国矿山工厂的日本管理人员,用最残忍的方法折磨中国劳工,制造了数以百计的万人坑,被劫持到日本的中国劳工也被日本平民残酷迫害而大量死亡。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日本人的罪行

当日军占领南京时,日本全国一片欢腾,日本媒体连载两日兵“百人斩”比赛的比分。106:105的进度成了他们饭后的谈资。

在所有与中国人直接接触的日本人中,90%以上用了极端残忍的手法对付中国人,而其它没有直接接触中国人的日本人,大都则赞同前者的作法。直到今天,日本人中间认为日本曾经侵略而不只是“进入”中国的有多大比例?认为日本应该向中国赔罪的又有几个?

如果我们不以实证的态度去回答这些问题,而是泛泛地认为任何地方好人总比坏人多,甚至凭空断言日本人中90%是好的,那就太不能汲取教训了。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思想方法和道德准则去估量别的民族,不能假定别的民族有着和我们类似的善恶观念,否则,日本的所有行为就会变得无法理解。每一个民族都有它持有的个性。我们应当从他们的行为总结出他们的“习性”,研究他们思维和行为的规律。

自欺欺人的善意

实际上,在我们与日本接触过程中,日本人的行为方式显示出了惊人的一致性。一千多年以来,日本人使用的种种手段可以说是老一套,可我们总是上当,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根据日本人的特点来揣测他们的用心。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多年来,很多反映日军侵略的电影,都带这样一个套路。皇军凶残,但总有一两个有良知的日本人不惜生命同情帮助中国人。这样拍的用意很明显,但是我们应该想一想、问一问,这种情节的构造有事实的根据吗?这种到处都有好心的日本人的现象可能发生吗?

答案是否定的!在南京大屠杀的几个星期内,没有证据显示有任何日本人救过任何中国人,倒是有一个德国纳粹党员叫拉贝的实在不忍看日军的兽行,感于当地人民平日对他的友善,保护了很多人。在整个中日战争期间,没有任何记载证明有电影里那种“浪漫”的日本人救中国人的事情,倒是有不少中国百姓抚养战后被父母遗弃的日本婴儿的事迹。如果真有电影里那种善良日人,当年的保护人与被保护人今天岂不会成为新闻里大力宣传的对象?

这些电影和类似文学作品起到的作用,就是在观众头脑中造成了一种假象,认为日本人其实跟中国人差不多,他们的暴行只不过是因为受了军国主义的灌输。显然,这种将一切归咎于军国主义的说法颠倒了固果。

日本的残暴由来以久,从中国历史看至少可以追索到明朝的倭寇,如果从日本本身的历史来看,嗜杀的血腥特质其实是其文化固有的一部分,军国主义的产生实际上是这种特质发展到高级阶段的必然结果,而不是相反。

什么是日本的民意

在抗战期间,日本为了消磨中国人的斗志,鼓吹东亚共荣圈政策,一边对中国人大肆屠杀,一边大谈“中日亲善”,欺骗了不少人,也勾引了汪精卫等汉奸。现在,如果我们自己大谈中日友好,自己捏著鼻子哄自己,不仅淡化了日本罪行的严重性,还麻痹了我们应有的警觉,实在是不智之举。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影视剧中日本人残害中国妇女场景

中日友好的说法从中国人嘴里说出来,只能让日本人感到可笑,更加加深他们对中国人的轻视。受害者跟逍遥法外、否认罪行的日本人讲友谊,莫非是被杀怕了,要忘却不共戴天之仇,想求皇军日后留条生路?

当日本某某首相上台时,有些人总要称对方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样向日本示好,结果如何?日本人越发轻视中国,越发颐指气使。“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桥本龙太郎敢朝拜靖国神社,敢在钓鱼岛周围陈列大批军舰,军国主义再次粉墨登场……难道不正是因为得到了中国长期以来委曲术全的态度的纵容?

在中日建交前,日本尚未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否认侵略。而七二年之后,日本修改教科书、否认南京大屠杀、参拜靖国神社等种种事情就不断发生,这一切,与某些中国人发明、倡导所谓“中日友好”不无关系。

每当日本政府高层人士发表“错误”言论,中国方面必然指责这是日本“少数”军国主义分子或是极右分子在歪曲历史。然而,只有“少数”日本人是祸水的提法,明显是一种主观臆断。如果日本人大多数是反对军国主义,承认侵略有罪的,那为什么在战后五十年里,他们没有选举出一个历史观不那么反动的政府呢?

九六年的大选中,为了争取选票,日本自民党在其纲领中加上要求内阁成员应该参拜靖国神社等条款,同时桥本首相亲去参拜战犯灵位,“感谢战殁者”。日本的执政党明知这一类行为必然会激起亚洲各国极大愤慨,但为取得日本民众支持,不得不冒由此风险来表现他们的“爱国”。日本的民意如何,由此一目了然。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八国联军侵略中华时,日本罪无可恕

日本为什么不对中国道歉?

战后,在美国的包庇下,军国主义分子控制了日本的政坛。随着日本经济势力的膨胀,军国主义已经卷土重来、甚嚣尘上。他们不仅仅是否认侵略,他们把日本的大东亚战争美化成解放亚洲的“圣战”。在他们看来,这样能给日本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战争,当然是多多益善。承认侵略有罪,就意味着日本民族必须主动放弃征服中国乃至世界的“梦想”,这对没有得到足够教训的日本人来说是不可能的。

九四年八月,日本媒体访问了包括首相在内的内阁大臣,提问他们对“大东亚战”的认识。结果十九人中,只有五人承认有过侵略。而这五人中,没有一人对侵略中国表示悔罪之意。美国在九五年九月二日,在珍珠港记念日本投降,邀请日本首相参加,结果日本全国舆论大哗,认为是对日本的侮辱。

明白了日本人对其侵略战争的这一认识,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不向中国道歉了。我们也可以预期,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日本皇军是还要对中国人行“善举”的。对此“恩德”,我们只有指望届时中国军队能礼尚往来:报日本之万一了。

日本的年轻人,多数看不起中国人,而且视中国为敌人,据最近的民意调查,日本的大学生大部分认为中国是日本最大威胁。而极力向西方和亚洲散布中国威胁论的,也正是军费开支为世界前五的日本人。

而在中国方面,最近,中国媒体的调查表明, 99.4%的中间青年认为须牢记日本的罪恶史, 95%以上的人认为地不能容忍日本右翼分子美化罪恶,毒化日本下一代,80%以上的人认为日本正走向军事化的危险道路,认为日本时亚洲以及世界和平构成威胁。在对日本民族的性格的评估中,半数以上的人选择了“残忍”作为主要特徽。

对于日本膨胀的战略野心 美国早有警觉?

中日开战美国一定会插手

应看清中日关系的实质

今天的中国人与日本人之间的交往超过了以往任何时代。中日人民之间的敌意,也随着互相了解的增加而深化。年轻的中国人比他们的长辈更加仇恨日本。原因非常简单,在更多的交往中,中国人才认识到仇视敌视中国的并不只是几个头号军国主义分子,而是整个日本民族。

日本人非常清楚,日本跟中国结下了血仇,这种仇恨若不加以消解,日本过不了安心日子。对日本来说,未来的发展道路只有两种选择:

(1)承认日本对中国和亚洲犯下的罪行,与军国主义划清界线,放弃其征服亚洲乃至世界的野心,争取亚洲人民的谅解。

(2)美化日本的罪恶,对下一代灌输军国主义的“光荣”,以在未来适当的时机全民发动、东山再起,以铁血武力扫荡亚洲,将一切与日本有仇的民族斩草除根,建立“东亚共荣圈”。

日本通过侵略使自己变强而他人变弱,奠定了其今日繁荣的基础

所有迹象表明,日本选择的是第二条路。这里的原因,一是日本固有的顽固,二是因为日本在二战中损失极小而获利极大,以总计三十万的平民死亡人数换取了对亚洲彻底的掠夺与破坏,而日本人,包括众多罪大恶极的战犯都没有受到惩罚。

强弱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日本通过侵略使自己变强而他人变弱,奠定了其今日繁荣的基础。今天的日本处处把自己当成亚洲在经济和文明方面的领袖,如果承认侵略有罪,就得象德国一样向受害国赔款,象德国一样象向受害国谢罪,就必须彻底放弃日本人优越、日本就应当统治亚洲的“信念”,

就会动摇日本社会经济和道德的基础。日本这样的民族,如果没有受到沉重的教训是绝不可能自动反省的。从日本看来,打一次大东亚战能获得如此巨大的利益,又怎么能否定战争呢?

既然日本不会承认侵略罪行,它就要考虑这个问题:怎样对付坚持要讨回公道的中国人?从这样的现实展望中日关系,我们看到的是一场生死搏杀。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中日友好既没有历史的根据,也没有现实的基础。

向中国人民宣传并不存在日友好观念,必然造成思想上的错误和混乱,不是导致人们思想麻醉,就是引起国人对政府的不信任。用“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之类的想法来指导中日关系的发展,虽然动机良好,但却只是一厢情愿,在可预见的将来,是不可能实现的。

历史的教训使我们必须以最现实的方法揣测日本的用心,中国人民争取正义的事业和日本军国主义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才是中日关系的主流与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