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5-16     检举

5月7日,法国大选揭晓,打着不左不右旗号的马克龙当选,5月9日,我们领导人和法国新当选总统进行了通话。通话中,新当选总统马克龙一句“将继续奉行积极友好的对华方针”的表态,基本可以明确法国换届新政府后,中法关系还会在现有的基础上继续向“积极”的方向发展。

5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宣布,美方认识到一带一路的重要性,将派出代表参加此次论坛。这个消息一出,也在国际社会引起震动。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马克龙的当选震惊了欧洲

就在5月12日,还有一场展示西方阵营大联合,大团结的军事演习要进行。这就是被日本媒体高调炒作,将要在关岛举行的美英法日联合军演。可有趣的是,偏偏就在这天(12日)的关键时刻,法国一艘双体登陆舰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搁浅。而这艘军舰没有撞到珊瑚礁,也没有燃油溢出,还没有人受伤,但演习却“已经被无限期推迟。”

一切就是这样的恰当,在恰当的时候,出现个恰当事故,再做出个恰当的决定,一切是恰到好处的皆大欢喜,这不就是5月14日,中国主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恰好开幕了。

天算乎,人算乎,看来这其中“人算”的成分更大一点: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法国人喜闻乐见

一是法国军舰跑到西太来显摆,明显是为美国背书选边站。马克龙新当选,我们领导人与其刚通话,新当选总统信誓旦旦的表态“将继续奉行积极友好的对华方针”,再弄个破军舰在这里选边式的晃荡,大不合时宜,法国可能做手脚;

二是这次军演,英国也派遣海军直升机和70名海军士兵搭乘“西北风”号参与部署行动。美国派团参加北京会议,和中国大搞友好,风向已变,却还把我们英法两国晾在这里为你们美日站队背书?有英国这只爱占便宜的老狐狸在,这个亏不能吃,美国老大做初一,我们就可做十五,英法两家一合计,就有可能从中捣鬼。

三是美国5月12日宣布参加“一带一路”峰会,同日中美又公布了中美百日计划初步成果计划,再弄个不伦不类的演习出来,也是大不合时宜。加上英法一闹腾。此事一出,美国顺水推舟把演习“无限期推迟”。四是潮水退了,才能看出谁在裸游,小日本这一次被美英法毫不客气赤裸裸的撂在沙滩上。跳的最高,最后摔的最脆,玩阴谋,搞鬼计,小日本哪里是美英法的对手。

自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法国就有了欧洲病夫的“美名”,甚至2012年被《经济学人》直斥为欧洲心脏地带的定时炸弹。其在全球的地位可从当前的叙利亚危机中美方的反应得到充分的显现。总统特朗普仅打电话给两位女性:英国首相梅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而完全无视法国的存在。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马克龙的当选震惊了欧洲

法国第一轮投票时我正在美国观察特朗普百日新政,却也意外地从另一个角度看到法国的衰败:在美国几乎看不到法国的存在,如果不是选前巴黎发生恐怖袭击,简直连一篇报道都找不到。投票当天出版的报纸,没有一个关注法国大选。我去了华盛顿多个书店,也几乎找不到有关法国的书籍,不管是政治、历史还是文化。后来找到一本巴黎旅游指南,书中醒目的提醒游客一定要当心自己的钱包和物品——因为小偷实在活跃,同时避免太晚乘地铁。

其次,则是传统左右两大政党均采用党内初选的制度有关。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菲永深陷“空薪门”,却表示不会退选

社会党是2012年第一次采用党内初选。结果选出一个非常无能的奥朗德。2017年,社会党第二次通过党内初选的方式产生候选人,结果竟然是社会党的造反派人物阿蒙。令人称奇的是,没有人格魅力、能力也不突出的阿蒙不仅得不到中间选民的支持,甚至也得不到本党选民的支持,第一轮选举得票率仅为屈辱的6%多一点,大多数社会党的选民都投到了极左派梅朗雄一边。社会党的许多大佬如前总理瓦尔斯、现任国防部长勒德里昂,都公开支持前进党马克龙。但问题是何以这样的候选人就能赢得党内初选,从而使得社会党完全丧失了一搏的机会?

当然即使社会党用过去党内精英协商的方式选出合适的人选,也由于受累奥朗德执政不力,未必能赢。但当右派共和党也采用党内初选的方式之时,却直接导致了不应该的败选。菲永深陷“空薪门”,却表示不会退选法国第五共和历来就是左右两大党轮流执政,其他小党根本没有机会染指。既然奥朗德五年令人失望,那么谁成为右派的候选人谁铁定胜选。所以当菲永赢得党内初选时,其民意支持率高居榜首。然而,但菲永发生“空薪门”丑闻之后,党内初选制度的弊端就一下暴露无遗。

当菲永“空薪门”导致其支持率大幅下降时,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共和党不能临阵换将?为什么菲永坚持不退仍然有其正当性?毕竟以共和党盘根错节、雄厚的实力,党内更是人才济济,只要派出一个没有丑闻的政治人物,仅凭其基本盘就能进入第二轮,在面对勒庞时,自然战而胜之,重新执政。民意调查也同样证明,如果共和党初选失败的于贝出马竞选时,将和勒庞一起进入第二轮。如果这样的话,马克龙岂能创造历史?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马克龙的当选震惊了欧洲

这是因为党内初选披上了民主的神圣外衣,只要候选人坚决不退,谁也不能强行取而代之。否则,要么造成党内分裂,要么新的候选人缺乏正当性,依然是败选。2016年国民党就有前车之鉴:也是第一次采用党内初选的方式产生候选人,后来临阵换将台湾之所以能换还是和中华文化重结果轻过程有关。但尽管如此,最终则是惨败,连立法机关也是输了个干净。

所以对于法国这种传统的老牌西方民主国家,即使明明知道菲永不可能胜选,但顶着民主光环的他如果不主动退选,谁也无奈其何。假如共和党仍然像过去一样采用党内精英协商的方式,不管是哪个候选人出马,只要发生丑闻,都可能被更换。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马克龙的当选震惊了欧洲

西方民主发展到今天,依然能看见《竞选州长》的影子(看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丑陋)。对利益的激烈争夺把本应该是政策和能力的竞争变成丑闻之争、比烂之争,人身攻击和抹黑成为选举的主要手段。各方都希望在最后时刻用丑闻一剑封喉,结果就是有能力的人要么不出来选,要么就折损于选举过程中。如果再加上党内初选的神圣光环,则必然导致菲永现象成为常态。

所以这一次法国大选最荒唐的一幕就在于: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只有7%的支持率,但却不能将他换下马。菲永受“空薪门”打击,胜选已无可能,但却仍然可以继续选下去。结果自然是不搞党内初选的国民阵线和前进党双双进入第二轮。如果不搞党内初选就是不民主,搞党内初选就是民主,但何以不民主最终战胜了民主?一是马克龙本人对中国十分的欣赏和友好。他为了竞选出版的《革命》一书,对中国赞不绝口。不仅肯定中国的经济发展,并重视双方的历史资源:指出中国领导人从来没有忘记过法国是第一个和它建交的西方国家(215页)。

二是他首要的任务是发展经济。放眼全球,美国、英国都在搞孤立主久,反对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高度紧张,欧盟自身困境重重。所以只有中国才有可能给予它一臂之力。

三是他的自由主义经济理念,将会和中国联手对抗美国的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反气候变化的立场。根据中法美一个逆相关规律:即法美交恶,中法必走近。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马克龙的当选震惊了欧洲

四是他将继续维持对俄罗斯的制裁,法俄关系仍处于对立状态。这不仅有助于中国面对俄罗斯时的主动地位,也令法国外交可选择的空间不多,而不得不更依靠中国。

也就是说,他上台,法国的外交必然是全面树敌。虽然在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上,他提出“真正的经济战争是和中国”,但当时是在法德关系议题上被勒庞紧逼所致,未必是其真实的想法。事实上,一个反美、反俄、反英的马克龙不可能同时再反中。

我们可以想见,当七月份德国G20召开的时候,所有大国都将积极向中国示好:英国是因为脱欧陷入孤立、欧盟是因为面对美国英国以及自身困境、法国则是反对除中国之外的所有大国、俄罗斯是因为面对欧盟和美国、美国则是因为只有英国一个支持者。中国则是唯一一个只有朋友(至少不是对手)没有敌人的大国。我也相信,马克龙第一个访问的非欧洲国家将会是中国——除非他的政治智商出了问题。

法国新总统对华作重大表态:日本遭出卖

 

 

马克龙的当选震惊了欧洲

最后,马克龙对达赖等议题的立场虽然不明确,但作为一个更为务实的前社会党人,他自然会避免因为这些问题损害到法国的国家利益,特别是经济发展。奥朗德是标准的注重意识形态的社会党人,他五年任期内都没有见达赖一面,更何况马克龙呢?

不过,马克龙虽然创造了法国大选的奇迹,但面对体制的束缚、自己的政治实力和不利的国际环境,却并没有多大机会创造改变和拯救法国的奇迹。相反,在他执政期间,法国社会将继续空转、分裂和内耗。可以说马克龙赢了,但法国却没有赢,这很可能只是法国困境的延续,也将为五年后打破“国民阵线规律”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