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全球华人军事联盟     2017-05-16     检举
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中国海军039型常规潜艇在2014年曾两次停靠斯里兰卡科伦坡港

据国外媒体5月11日报道,两名斯里兰卡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斯里兰卡拒绝一艘中国潜艇本月停靠科伦坡港。报道称,斯国此番拒绝中国潜艇停靠正值印度总理莫迪11日展开对该国访问之时。斯国官员表示,中国希望潜艇可以在莫迪离开斯里兰卡后停靠科伦坡港。

早在2014年9月和11月,中国海军的一艘039型常规潜艇就曾两次停靠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港。当时印度政府也向斯里兰卡政府表示了不满。鉴于一国元首到访,为了营造“合适的氛围”,斯里兰卡此次的举动并不令人意外,也不值得上纲上线。但这一事件却折射出中国海军目前面临的一大困局,那就是随着在印度洋这一事关中国经济贸易、能源运输和国家安全的重要海域执行任务的频率大幅上升,前往该海域的中国海军舰艇如何解决补给、休整等重要问题?

自2008年年底正式开展亚丁湾护航至今,在外执行重大专项任务时,中国海军先后有186艘次舰艇在境外36个国家的53个港口补给油料,总量达17万余吨。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港口就在印度洋区域。为了能让海军舰艇在需要时停靠这些国家的港口进行补给休整,中国外交、对外经贸、军事对外交流等部门付出了巨大努力。究其根本原因有两点:一是中国海军在印度洋区域没有海外后勤保障基地;二是海军远洋综合补给舰数量还很不够。

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中国海军第五批护航编队广州舰2010年5月停靠非洲吉布提港

护航驱护舰3个月一轮换,补给舰至少6个月才能换班

作为目前唯一的海外后勤保障基地,解放军驻吉布提基地的建设已进入后半段,有望于今年之内投入使用。然而对于整个印度洋区域来说,地处最西端的吉布提只能主要负责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护航任务区舰艇的后勤保障。一般来说,现在中国海军赴亚丁湾护航编队,或者其他前往非洲、中东方向的舰艇编队从母港出发后,要么经南海进入印度洋,要么绕行西太平洋,再经南海进入印度洋。

比如于4月21日抵达亚丁湾海域的中国海军第26批护航编队,自4月1日从浙江舟山起航,先后穿越了宫古海峡、望加锡海峡、巽他海峡,进入印度洋,总航程7000余海里。在20个昼夜的海上连续航行期间,护航编队至少进行了1次海上航行补给。

在近9年的亚丁湾护航中,中国海军最繁忙的舰艇不是驱逐舰、护卫舰这样的主战舰艇,而是综合补给舰。驱护舰等舰艇一般3个月轮换一次,补给舰却需要保障两个护航编队,也就是说至少6个月轮换一次。遇上有护航之外的出访任务,补给舰还得跟随驱护舰一路保障下去。

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中国海军第26批护航编队进行海上航行补给。

补给舰执行任务时间被大幅拉长,一是因为中国海军没有一个海外保障基地,另一个也是因为本身数量不多。目前中国海军可执行远海任务的综合补给舰总数只有约10艘,对比来看,美国海军拥有三型27艘远洋补给舰,更别说美军还有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可就近为其舰艇编队提供补给。

虽然中国海军任务区域不像美国海军那样遍布全球,但显然也是不断扩大的,所以目前的综合补给舰数量远远不够。而且在可见的未来,中国海军的海外保障基地数量仍会非常之少,对综合补给舰的需求反而比美国海军还大。

停靠别国港口补给终究难有主动权

中国海军从首次赴亚丁湾护航时起,才开始常态化赴印度洋、西太平洋等远海执行任务。在西太平洋方向由于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特点,海军舰艇补给只能依靠补给舰。在印度洋方向,中国通过近年来的不懈努力,终于可以让海军舰艇停靠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巴基斯坦卡拉奇港、阿曼萨拉拉港、吉布提港等港口休整补给。

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中国海军第七批护航编队530舰停泊阿曼萨拉拉港,进行补给和休整。

停靠别国港口进行休整补给,是各国海军的通用做法。在和平时期执行非传统军事安全任务时,只要两国关系正常,一国海军舰艇停靠某国港口的申请一般都会获得该国批准。但是需要提出申请本身,就意味着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中。比如本文开头提到的斯里兰卡拒绝中国潜艇停靠科伦坡港的情况,就会随着某些外交气候的变化而出现。

而且,在中国海军护航编队这些年进行过停靠补给的境外港口所属国家里,斯里兰卡和阿曼建有印度的雷达监测站。作为一向将印度洋看成是自己的势力范围的国家,印度准备在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塞舌尔、阿曼、斯里兰卡等印度洋沿岸国家建立32个雷达监测站。印度海、空军对越来越频繁出现在印度洋的中国海军舰艇一直保持着较高警惕。待这些监测站全部建成,中国海军舰艇在印度洋上的举动恐怕大多都逃不过印度军方的监视。

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印度媒体对中国潜艇出现在印度洋的相关报道。

水面舰艇的行踪要想隐匿一般比较困难,而且从执行护航任务的角度出发,中国海军水面舰艇编队也不太需要掩盖自己的行踪。然而除了非传统军事安全任务,海军舰艇必然需要在印度洋这一“海上生命线”上经常性演练传统军事安全科目。这时,就不能容许有别国的窥视了。

而且,中国海军常规潜艇、核动力潜艇自2012年后也开始频繁赴印度洋执行任务。作为非常强调隐蔽性的水下作战力量,潜艇的行踪就更不能轻易被别国发现。这几年来,每次有中国潜艇出现在印度洋的新闻曝出,起因都是这些潜艇停靠了某沿岸国家港口。虽然在其他时间里,中国海军潜艇被印度、驻迭戈加西亚基地美军,以及美军驻印度洋舰艇发现的几率也不小,但停靠别国港口时被发现的几率显然是最大的。

综上所述,当中国海军舰艇在印度洋执行传统军事安全任务时,仍需对自身行踪进行必要的隐蔽。舰艇编队的隐蔽措施有很多,而在进行补给时是其较为脆弱的时候。这时应要么选择恰当海域进行海上补给,要么就近选择海外基地进行补给。

从“斯里兰卡拒绝潜艇停靠”看中国海军“印度洋困局”

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09Ⅲ型核动力潜艇与054A型导弹护卫舰。

所以,要破解中国海军遭遇的“印度洋困局”,就得解决本文开头提出的两问题:一是大量增加海军综合补给舰数量,无论是2万吨级的903A型,还是航母战斗群专用的4万吨级901型;二是寻求建立更多海外后勤保障基地,除了位于非洲的吉布提,还应在印度洋沿岸国家中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