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萬彩禮加跑車女友終於願嫁,可婚禮上丈母娘提一要求把我嚇跑了

2017年05月16日     2645     檢舉

 

40萬彩禮加跑車女友終於願嫁,可婚禮上丈母娘提一要求把我嚇跑了

 

40萬彩禮加跑車女友終於願嫁,可婚禮上丈母娘提一要求把我嚇跑了

 

 

1

李思思和張明翰決定要結婚了。

這個決定對於李思思和張明翰的兩家老人來說,其威力不亞於引爆了一個炸彈。

李思思和張明翰是在一個同事的生日會上認識的,兩個人屬於一見如故,接下來的事情就很順其自然地發展下來,相識、交往、熱戀。在兩個人認識一年後,李思思的生日當天,張明翰舉著一束鮮花和一枚鑽戒,在李思思的辦公室下跪求了婚。

李思思和張明翰屬於典型的都市白領,獨立自主,兩個人約好了先不跟家裡提起兩個人談戀愛的事情,一是想避免家裡人問東問西;二是不想家裡人過多參與,等到結婚前再和他們說。

 

這突如其來的婚訊,並沒有給兩家老人帶來驚喜,更多的是驚嚇。

「他(她)是做什麼工作的?」

「他(她)家裡是哪的?是不是獨生子女?」

「他(她)父母是做什麼的?有沒有保險?」

「他(她)家裡經濟情況怎麼樣?有沒有房子和車?」

看吧!該來的還是躲不過去。

在兩個人回答完家裡所有的問題後,在兩家老人覺得還湊合的情況下,李思思和張明翰安排了雙方家庭的第一次見面。

2

「媽,你們快點,這都幾點了,該遲到了!」李思思看了看錶,第四次忍不住站起身催促道。

「哎,別你們啊,我早就準備好了,是你媽太慢。」李爸爸穿戴整齊,坐在沙發上低著頭游哉游哉地看晨報,順便反駁女兒的措辭。

李思思沒心思和老爸鬥嘴,噘著嘴瞥了一眼幸災樂禍的老爸後,快步朝母親臥室走去,邊走邊嚷:「母親大人,您能不能快點?就等你了。」李思思站在母親臥室門口,看見母親正坐在梳妝檯前,兩隻手拿著兩條項鍊,在不緊不慢地對著鏡子比來比去。

「急什麼,沉不住氣。」母親邊比較著,邊舉起左手的項鍊對著李思思說:「思思你看,這條項鍊是不是更配這條裙子啊?還是那一條顯著更貴氣?」

李思思看著母親簡直無語,一屁股重重地坐在媽媽床上,「媽,我早就提前好幾天跟你說好了,今天11點半在飯店見面,這都已經11點20了,您還在比項鍊。剛才明翰跟我說他們11點就已經到了,這第一次見面遲到,不太好吧!」

 

母親放下手中的項鍊,淡定地說道:「你懂什麼?這叫下馬威!我辛辛苦苦養大的千金寶貝,是能說嫁給他們家就嫁給他們家的嗎?他們也太便宜了!我們就得端著點,這叫高姿態,這樣他們才不敢怠慢咱們!心理上先壓倒他們!」

李思思一個頭兩個大,她無心反駁母親的理論,因為以往的慣例是,反駁母親的話只要一開始,那這場辯論至少要持續半個小時以上,母親永遠要說得大家心服口服、理干詞窮才算完。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李思思哪有心情和母親鬥嘴皮。

「好了好了,媽,您就快點吧!」

李思思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母親拉下樓的時候,已經12點半了。

而此時,酒店的包間裡,張明翰的爸爸和媽媽,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但是氣氛已經從剛才的高高興興,明顯轉為陰暗低沉。張明翰的爸爸又一次看了看手錶,用鼻子重重地喘了一口氣。

張明翰和媽媽同時看向明翰爸爸,他們知道,這是明翰爸爸在努力壓制情緒的一種表現。張明翰轉身,悄悄走出房間後,快速拿出手機,撥打了李思思的電話。

「你到哪了?這都快1點了,你們怎麼還在路上?快點吧,我們都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快點吧!」張明翰說完就掛了電話。這第一次見面,看來是不會愉快了。

張明翰希望思思家快點來,同時心裡也在默默祈禱,父親的脾氣千萬別爆發。

 

車裡,李思思掛了電話,母親就問道:「是不是張明翰打的?多等一會兒不行嗎?催什麼催!」李思思無心跟母親抬扛,她只想兩家的第一次見面能和和氣氣的。

終於,1點15分,李思思一家終於到了。

一開門,兩家人臉上就堆起了笑容,李思思父親先開口道:「實在不好意思啊,讓你們久等了啊。」李思思父親伸出手邊說邊朝著張明翰父親走了過去。

張明翰父親看見李思思父親滿臉笑容,當即也馬上笑了起來,伸出手迎過去,邊握手邊說:「沒事沒事的,稍微等一會兒,不要緊,來來來,快請坐!」

兩位父親的態度,讓小倆口心裡放鬆不少,最起碼,這面子上是樂呵呵的。小倆口相互看了一眼,都微微笑了一下。

張明翰的母親看著兩個老頭子樂呵呵地打招呼,覺得自己也該說點什麼,就朝著李思思母親走了過去,邊走邊說:「親家母,快來,裡面坐……」

還沒等張明翰母親說完,李思思母親就把手抬了起來,阻止了張母伸過來拉自己的手,淡淡地說:「親家母?千萬別這麼說,這稱呼也叫得太早了點吧。」

李思思母親說完,並不看張明翰的母親,就這麼徑直地從張母身邊走過,自己到桌邊,放下小手包,一邊坐一邊對服務員說:「來一杯咖啡,要摩卡咖啡。」

剛緩和一些的氣氛,馬上又緊張了起來。誰也沒有料到,李思思母親會來這麼一手,氣氛頓時冷到冰點。

 

張父的臉,瞬間拉了下來,把正在寒暄的李父晾在一邊,獨自坐了下來。張明翰看著還愣在當地的母親,還舉著要伸過去的手,目瞪口呆地站著,滿臉通紅。

李思思快速小跑到張明翰母親身邊,拉著手把張母拉過來,笑著說:「阿姨,這邊坐,快坐吧。我聽明翰說您愛喝碧螺春,我給您點一壺。」張母被動地跟著李思思走到桌前,看了一眼張父,坐了下來,一言不發。

張明翰強忍著心中的憤怒。本身今天李思思一家遲到一個半小時就夠讓他為難的,現在又讓自己母親受委屈,他覺得胸口壓抑著即將要噴發的火焰,他覺得自己真的要壓制不住了,真想現在就拉著父母轉頭就走。一抬眼,看見小心翼翼望著自己的女友,她眼裡透漏出歉意和難過,還有期望和祈求。

「婚,還是要結的,但是別人家商量結婚都高高興興的,偏到自己這,怎麼就這麼彆扭。難到這就是所謂的好事多磨?」張明翰心裡強壓住滿滿的鬱悶,自我安慰著,「怎麼辦,到這個節骨眼,自己也只能跟著思思和稀泥了。」

明翰隨即抬起頭看著李思思父親笑道:「來,叔叔,您點菜吧,喜歡吃什麼隨便點。」明翰邊笑著邊把菜單遞了過去。

李思思父親一邊接過菜單,一邊對身邊沉默不語的張明翰父親說:「來,老兄,你來點吧,嫂子喜歡吃什麼,多點點兒」。

 

原本默不作聲的張父看見李父一臉熱情地遞過來菜單,臉上也不好意思再繃著,再看看站在一邊一對金童玉女般的孩子緊張地看著他,「哎,算了,都是為了孩子。」張父邊想著,邊微微笑著推辭,「你來點,你來點,都一樣啊,都不是外人,隨便點。」

「對啊,咱都不見外啊,商量著來。」李思思父親笑著應和。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