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系接受唔到,同一个学历得中五既男人去酒店食饭

hknews02     2017-05-16     检举

 

 

 

我接受唔到,同一个中五毕业的男人去酒店食饭.................

这天,健身教练Mark约我外出。反正下午约了Elsie逛街,中上午还有空档就答应他的邀约。他问,旺角好不好,好,吃沙嗲王白咖喱猪扒饭也好。

“边度等?”他问。不是港女,但假如你没有车,我没理由叫你来我家接我。

 

“旺角地铁站啦!”

结果,星期五晚与旧同事吃喝至凌晨3时的我,根本无法在11:00时爬起来,还是飞的到旺角,在旺中附近下车,再落地铁站扮乘地铁。而我出门前,连妆都没有化,像个素人一样。如果女人与你外出时,打扮得特别漂亮,也未必对你有意思;但如果她与你外出时,牛记笠记,她就一定对你没意思。我,是表表姐。

“想食咩?”Mark问。

“冇所谓,唔食日本嘢就得,因为寻晚食咗。”我是贱女人,明明有所谓,却口说不,也想借选餐厅来试验一下男人的品味。

 

“唔知㖞!”他说。都说了,我早被Lincoln和Sam纵坏,跟他们约会,我从不用烦恼要吃什么。即使是跟Tomi出街,我们早就计划好要吃什么。于是,我们行了整条西洋菜南街,最终在通菜街的一间粥店落脚。

吃粥不是问题,我也曾经煞有介事跟You know who相约吃海皇粥店。只是,很不幸地,这里的粥稀到像水、肠粉皮厚过宫雪花的粉、油炸鬼稔过布丁。更加不幸的是,我们聊完了运动,就没话题。我指著那个有错字的餐牌说:“点解咁都可以错?”他没有反应,可能他连我在讲哪只错字也不知道。

离开粥店,他点起烟来,我直至现在才知道他抽烟。吸烟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但他抽红万,系红万,即系红色万宝路呀!红色的跑车像是带着神秘,但红色的烟盒真的很不Classy。你闹我系港女,我都要讲。

 

 

“出去行吓好冇?”他问。

“好。”

我们一直沿通菜街走到太子道西,期间我左望望右望望。他问:“点解你好似对样样嘢都好新奇,成个游客咁?”其实,是我不知道要跟他讲什么话题,才担天望地。你看《Before Sunrise》时,有没有见过男女主角担天望地?他们只是不断交流。

“你系咪只系识煮公仔面?”他终于找到话题问我。

 

“都唔系,我上次成功煮到Egg Benedict。”

“乜嘢嚟架?”

我几经辛苦,才想到它的中文名,水波蛋。

忽然,在路上,我被浓烈的咖啡味吸引住,自言自语低吟了一句:“我想去Lion Rock Cafe饮杯咖啡,同食佢个点心拼盘。”

 

“去饮杯嘢啰!”他说。

“其实,我有啲饱。”我可以跟一个大学毕业生踎大排档,但真的不能跟一个中五毕业的男人在酒店吃饭。不是学历的问题,而是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根本没有共通话题,别浪费了酒店餐厅很适宜谈心的环境。你闹我系港女,我都要讲。

我想,他也觉得无聊,就问:“我谂住去买Figure,你有冇兴趣?”

“我约咗人,下次再见啦!”我对动漫零兴趣。

 

我看着他的背影,系好大只,但肌肉显然不是一切。转个头,我去了帝京酒店买了斑兰蛋糕。我吃过不下5次新加坡的Bengawan Solo班兰蛋糕,也曾经试过早一日打去机场的店:“唔该,我姓叶,听日下昼嚟拎,预留5个。”但我一次比一次觉得它平平无奇。上个月,我又捧了一个回家,就是很一般。不过,当我每次在香港吃到斑兰蛋糕,还是觉得Bengawan Solo比较好。可能,Bengawan Solo已经是最好。你懂我的意思吗?我开始怀疑,我再也遇不上如Tomi般高质素的男人了。

刚刚,Mark问我:“有冇兴趣睇《戆Scout打爆丧尸城》?”其实,我想看的是《哪一天我们会飞》。我终于明白或者学历未必是问题,但两个人的志趣相不相投很重要,而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几乎决定了他/她的兴趣、品味、视野,甚至看世界的角度。你闹我系港女,我都要讲。或者,他的眼界也阔,只是不擅沟通。

我也不是一个有深度的人,所以不能跟学者拍拖。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可以沟通到既人。

我真系接受唔到,同一个学历得中五既男人去酒店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