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冷落她多年,思前想后决定离婚,没想到一通“无声的电话”,竟让她打消了念头...

有缘人的故事     2017-05-17     检举

 

老公冷落她多年,思前想后决定离婚,没想到一通“无声的电话”,竟让她打消了念头...

 

 

木子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刚子追到手时可花了不少甜言蜜语。但是两个人并不是门当户对,木子是独生子女,家庭比较富裕,而刚子家则略显寒酸,两人能走到婚姻的殿堂可吃了不少苦头。

 

结婚后,刚子和木子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木子是刚子的上司,无论是学识和工作能力都比刚子高很多。但是刚子是一个很上进的男人,他非常努力勤奋。这让木子很欣慰,木子作为他的妻子兼上司,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所有的工作经验教给他。

 

后来,刚子在妻子的帮助下进步的很快,工作能力突出,渐渐地超过了木子,成为了公司的一把手。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可刚子却在两年后跳槽到了另外一家公司。这多多少少让木子觉得不爽,明明一起在一家公司工作,一起牵着手上下班,这是多么温馨美妙生活,可丈夫却非要分开。丈夫的突然离职,公司里不免八卦四起,有的说是刚子是为了能避开妻子找小三,有的说两人会因工作吵架,更有的说刚子不爱木子了...

 

面对流言的弥漫,木子终于忍不住了,当晚就质问刚子说,”在一起好好的,干嘛要辞职?“

 

刚子迟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焦虑,淡定地说道,”我有我自己理梦想,那座庙太小,装不下我。“

 

木子生气了,哭出了眼泪,委屈地骂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当初不是我,你能走爬这么高,现在就离开我去别的地方,山高皇帝远,管不着你了是吧?。

 

刚子也怒了,一个男人那听得这些没面子的话,也吼道,“老子去哪儿关你屁事,爱过不过。”刚子摔门而去。

 

 

 

果然,应了那些流言,刚子后边的日子不但夜不归宿,后来还去了别的城市,说是创业,木子说要跟着去也不给,留下自己一人独守空房。

 

两年后,父母去世了,木子没了靠山。刚子平时不回家,爸妈还会帮忙说上两句,现在爸妈不在了,刚子就更放肆了,除了必要的节日外都不怎么回家。每次刚子难得回来一次木子都会丰盛地做上一顿美餐犒劳在外打拼的丈夫,可刚子每次都是急急忙忙地吃完饭,还没坐热就驱车离开了。

 

三年来,刚子每天晚上凌晨都会给妻子简单报告一下每天的工作,然后说声晚安。除此之外,一个星期跟木子通电话的时间最多只有两小时。木子一开始觉得很暖心,但日子久后,旁人那些风言风语使她对刚子的猜疑心越来越重。刚子一直在外打拼,他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心疼他,可他却对自己不冷不热。

 

这样煎熬的日子又过了一年,木子崩溃了,她终于忍不住了。木子觉得他与刚子这段婚姻彻底完了,无论刚子在外边有没有女人,她都觉得丈夫已经不爱自己了。木子觉得长痛不如短痛,结婚之后也没有孩子,分开也没有羁绊,很利索。下定决心后,她找律师拟了一份离婚协议。

 

 

 

当晚,她打了电话给刚子,正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可她还没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刚子激昂的说话声,

 

“老婆,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我这几年的奋斗,我们的公司上市啦,上市啦...”

 

不知怎么地,木子听到这个消息后,突然也跟着兴奋起来,全然把离婚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她又满怀欢喜地说道,“那你明天回来家里吃顿饭吧,就当为你庆功,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刚子突然间显得有点低沉,结结巴巴地说道,“老婆,我...我这公司刚上市,忙,真走不开!”

 

“回来吧,好不好!”木子试图撒娇地哀求刚子,可刚子还是拒绝,木子的心一下子又掉进了冰窟窿。她挂了电话。呆坐了片刻后,她又给刚子发了一条信息,说道“你还爱我吗?爱我明天就回来跟我吃顿饭。”可直到凌晨刚子也没回她消息,当晚也没像往常那样跟自己说晚安。木子彻底绝望了。

 

这天,木子拿到离婚协议书后,拨通了刚子的电话,让他回来协商签字。可木子还没开口讲话,就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地疼痛,痛得直说不出话。其实,连日来木子都精神恍惚,身体欠佳。刚子在电话那头听不见木子讲话,焦急地喊道,“喂,老婆,喂,说话啊...”

 

木子挂了电话,忍痛去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得了急性胃病,需要做手术,但是护士打刚子的电话打不通,这下没人来签字,医生又急急忙忙地找到木子。木子虚弱地细声说了一句,“不用打了,他不会来的。”随即便昏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发觉自己已经做完了手术,回到了普通病房。左右看了一下,他还是没有来,木子感觉自己像是睡在了冰冷的棺材里。看见左右的病人都有家人的陪伴,儿自己却...

 

 

 

木子留下了伤心孤独的眼泪,不忍地摆过头去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可怜的模样,却又感觉脸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瞥眼一看,枕头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你乖乖的,我出去买碗热粥,很快就回来!“这是丈夫的笔迹。这时,刚子正好傻头傻脑地端著两碗热粥慌失失地走了了进来。

 

“咳,老婆,你醒啦!”

 

原来,刚子一听到电话那边不对劲,就立刻疯狂地赶来,正好上了高速,那时医院打来的电话也没能接。

 

此刻。木子心里满满的欣慰,但是她不说,她撒娇地噘起小嘴,“你来干嘛,你这大忙人一走,不怕公司倒闭了?”

 

“怕啊,但是我更怕失去你啊。”刚子傻傻地笑道,吹凉一口温粥送到木子嘴边。

 

住院住了十多天,刚子寸步不离地守候在一旁,她闷了给她讲笑话,她躺着酸了给她揉肩膀。木子每天晚上都要吊点滴,刚子每天晚上把点滴照看完后就干脆在医院睡觉。天一早就回家洗澡,做早餐午餐,全放在保温箱里。到了下午等木子睡午觉时便匆匆回去准备晚餐,日复一日,从未让木子吃过一顿外边的饭菜。

 

除了恋爱那段日子,结婚以来,木子从未如此幸福过。她深深地知道,这个男人,还是爱自己的。出院后,刚子没急着走,而是留在了自己身边,木子内心既甜蜜但却又带点小内疚。

 

这时,一公司员工打来了电话,问刚子什么时候回去。

 

正在厨房洗碗的刚子夹着电话,略带惊恐地说道,“我考,我这次可是吓怕了,先不回去了。待会我老婆死了怎么办?”

 

这话音未落,一只纤细但有力的手拧上了他的耳朵,木子眯着眼,杀气腾腾。

 

“嗯?你刚说谁死了?”

 

 

 

这次木子大病后,刚子在家里安心给她调理一个月身子,思索再三,干脆也把她带去了自己创业的那个城市。后来木子也知道,刚子当时出去创业之所以没把自己带上,是怕苦了自己。

 

再再后来,刚子企业做大了,经常要出去应酬。一些爱八卦的人妻对木子说,“你看男人现在这么帅气多金,你老在家带孩子就不怕他出轨吗?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小姐测测他。”

 

面对这些有心无心的猜忌,木子总是冷笑一声,淡淡答道,“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生一场病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