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连海:琉球自古属于中国,日本侵占实乃可耻至极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5-17     检举

 

纪连海:琉球自古属于中国,日本侵占实乃可耻至极纪连海:琉球自古属于中国,日本侵占实乃可耻至极

  

       保卫领土,既需要坚定的决心,必胜的信心,也需要理性的思考,客观的证据。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属于中国,不仅中国的老地图证明了这一事实,就是日本的老地图也有明确标注。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员郑海麟搜集的地图,为我们捍卫钓鱼岛主权提供了一份不容辩驳的历史铁证。面对这些地图,我们的决心更加坚定:历史不容篡改,主权不容侵犯,领土不容抢夺。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但日本强词夺理,声称钓鱼岛属于琉球,而琉球属于日本。对此,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研究员郑海麟日前在接受采访时,通过中日两国的历史地图给予了有力驳斥。

  记者:我国最早详细标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地图有哪些?

  郑海麟:历史上这样的地图有很多。1561年,由明朝驻防东南沿海的最高将领胡宗宪和地理学家郑若曾共同编撰的《筹海图编》,将钓鱼岛(图中为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等编入沿海山沙图,作为中国领土列入海防区域。1621年出版的《武备志》中的福建沿海山沙图,也将钓鱼岛、赤尾屿等划入福建的行政管辖区域。清朝时期,同治二年也就是1863年刻的《皇朝中外一统舆图》,上有“高宗纯皇帝御制诗”及“乾隆丙子夏六月御题”,可以证明这是清朝乾隆皇帝钦准的官版地图。从其中的《大清一统舆图》(局部)(上图)可以看出,由福建梅花所至琉球那霸港,中经东沙、小琉球、彭佳山、钓鱼屿(即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都是只有中文名字;自姑米山起,即附有琉球译名,其图案由圆形变为椭圆形,由此可见,中琉之间的地方分界线在赤尾屿与姑米山之间。

  记者:日本也有这样的地图吗?

  郑海麟:其实,日本方面有很多地图可以证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并非琉球的一部分。在日本人宫城荣昌编著的《冲绳历史地图》中,有一幅明、清琉球册封使往返路线图。该图中,琉球王国领土用红色标示,中国领土用黄色标志,琉球王国领土最南端以与那国岛为界,西南端以姑米山(久米岛)为界。钓鱼台(即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均不在琉球王国领土范围内,而是属于中国的领土。这本书由东京柏书房于1983年出版。

  1785年,日本出版的《三国通览图说》附图《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将花瓶屿(即花瓶山)、钓鱼台(即钓鱼岛)、赤尾山(即赤尾屿)等岛屿绘成与中国本土相同的红色,明确标志为中国领土。

  日本人伊地知贞馨于明治十年(1877年)所著的《冲绳志》一书中,将琉球边界明确界定为北纬24度至28度40分,东经122度50分至132度10分,区内为冲绳本岛及36个属岛。这本书收录的琉球岛全图包括了冲绳岛全图、久米岛全图、宫古岛全图、八重山岛全图,但都没有出现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屿,而这些岛屿事实上是在该书所划定的经纬度内,这足以证明,至少到1877年为止,日本并没有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看作琉球领土版图。

  还有一张图也非常有说服力,那就是出版于日本明治九年也就是1876年的《大日本全图》。此图是一张军用地图,由日本陆军省参谋局绘制出版,日本陆军省参谋局也就是后来的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前身。日本吞并琉球是在1879年,而这张绘于1876年的地图已经把琉球群岛绘入了日本版图。这里需要强调的是,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那片区域,在图上是一片空白,并没有绘上去近在咫尺的钓鱼岛。这也证明钓鱼岛并不属于琉球。把时间拉得再近些说,就连日本人文社1969年出版的地图册所附的《日本地图》(右图)中,西南诸岛(日本称南西诸岛)部分也没有出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

  记者:其他国家历史上出版的地图又是怎么标识的?

  郑海麟:法国出版家、地理学家皮耶·拉比和亚历山大·拉比在1809年时,曾绘了一幅以台湾为中心的东中国海沿岸图,图中将钓鱼岛、赤尾屿都绘成与台湾岛相同的红色,将八重山、宫古群岛与冲绳本岛绘成绿色,清楚地表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属于中国。此外,美国人约瑟夫·哈金·柯顿于1859年绘成的《柯顿的中国》地图、西班牙人莫拉雷斯所绘的在1879年出版的亚洲地图,都清楚地表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属于中国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