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恨透了他!上任4年遭遇27次暗杀!他是中共史上最强悍中纪委书记,百万贪官因他落马!宁遇阎王,莫遇老王!

全球华人大联盟     2017-05-10     检举

金庸的《书剑恩仇录》中,

有个不世出的顶尖高手,

人称威震河朔王维扬,

江湖谓之:

宁遇阎王,莫遇老王。

而他,就是当代的老王……

“文革”时,他是下放延安的知青,

改革时,他是摇旗呐喊的热血青年,

他多次在中国危难关头现身,

救人民于水火之中,被称为救火队长,

他妙语连珠,人格魅力无限,

让李光耀敬佩,让美国人崇拜,

被称为“京城名嘴”。

他让全中国的贪官们闻风丧胆,

无数苍蝇、老虎都因他落马,

他一旦无缘无故消失,就必有大事要发生,

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

也是中国反腐最“铁腕人物”,

他的经历是一代共和国同龄人的样本,

他走的路,是一段不可复制的传奇。

他,就是王岐山。

1948年7月,王岐山出生于山西天镇,

母亲是机关大院居委会主任,

父亲曾是国民党上尉。

他2岁时,因父亲在国民党的经历,

王家被抄家,生活质量急转直下。

父亲因此受到惊吓,从此谨言慎行。

8岁时,他转学到北京三十五中,

不久后,轰轰烈烈的文革爆发,

父亲的陈年旧事再次被翻出,

父亲每天挨批斗,还要打扫单位厕所。

他也因上山下乡运动被送到延安冯庄公社。

原本只会拿笔杆的少年,

不得不在田地里学习起干农活。

他要在地里边施肥边播种。

肥料是牛粪、驴粪、羊粪,

每天都要赶驴从村里往山上运粪,

干粪每袋四五十斤,有点水分就六七十斤,

山路崎岖,一脚踩不稳就会滑到沟底,

播完种要浇地,为不影响村民白天用水,

他到大晚上才能扛上铁锹把水引入田里。

累倒不算什么,最难熬的是挨饿,

村里很穷粮食少,山都是光溜溜的,

当时挨饿的感觉他至今都还记得,

一想起甚至都想哭。

这段荒唐艰苦的岁月,

让他尝尽辛酸苦楚,

却也让他变得更加坚强。

后排右一:王岐山

他是知青中最好学的一个,

一周劳动6天,学习1天,

学习那天其他知青都打牌,

只有他拿石板做桌子,

认真学其他人认为屁用都没有的数学。

当时,他已显露出当领导的魄力,

有知青不服管,公社都会找他去劝,

连老红军、公安干部都服他。

1971年,陕西博物馆开门,

博物馆到延安招10位年轻讲解员,

口才上佳的他一去面试就被录用了。

讲解员的生涯锻炼了他的口才,

也让他接触了形形色色,不同阶层的人物,

他接待过中央领导李先念,

完全不带稿子,却讲解得有声有色,

当讲解员的同时,他还报考了西北大学。

最终成功被西北大学历史系录取。

西北大学1973级历史系历史专业学生毕业留念,后排右六为王岐山

他没有背景,没有地位,

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讲解员、学生,

但却有本事让所有人都服气佩服,

无论哪个阶层他都能和他们相谈甚欢。

1976年,大学毕业后的他,

继续留在博物馆工作。

1979年,31岁的他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

近代史研究所的一名实习研究员。

当时科学院条件差,连做研究的桌子都没有,

许多研究员都另谋高就,只有他毫不抱怨,

沉下心,踏踏实实地坐着学术研究的冷板凳。

他参与修订了《辛亥武昌起义人物传》,

和《民国人物传》的编纂。

如果继续发展下去,

他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研究员。

可他的才华横溢,

注定让他走上了一条传奇的道路。

那个时代的青年都普遍关心国家命运,

时常讨论国家大事和社会变革。

他也不例外,关心国家前途,

常和朋友们谈论经济学方面的问题。

他和另外3个朋友一致预测,

1980年中国经济将要出现衰退,

于是4人向中央联名提交了经济研究报告,

受到了当时中央的极大重视和接见,

史称“老青对话”,

而他也得了“改革四君子”的称号。

在经济上见解独到的他,受到中央赏识,

1982年他被调入,

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

接下来的6年时间里,

他成为了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发展研究所得所长,正局级研究员。

左一:王岐山

虽当了官,可他生活仍朴素到近乎苛刻,

当时他已是局级干部,有相应的医疗待遇,

一次他去北京医院的干部门诊就诊,

护士没看出他有任何局级干部的派头,

毫不客气地说“你是干嘛的?快出去!”

他虽没有做官的派头,

但却极有为官的个性。

1984年,他在河南出差到某县考察,

县委接待他,一个干部为讨好他,

就跪在地上头顶酒杯请他喝,

说按规矩,他不喝这酒,自己就不起来。

没想到他当即就说:

“我不喝,你愿意跪就跪着吧。”

说罢,他继续跟其他人谈工作,

最后这干部只好灰溜溜地起来了。

在官场坦诚朴实被讥为天真,

不通人情世故被视为真幼稚,

而他坚持自我,是个绝对的异类。

1988年后,他历任中国农村,

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后又力主建行改制等等,

中国金融界的头等大事。

在中国有些人官运亨通,受到重用,

那是因为懂得见风使舵,会拍马屁,

而他能节节高升,完全凭的是实力。

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能力,

因为他有个如雷贯耳的名号,

叫“救火队长”!

他曾多次为国临危受命,

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中国发生的每件人命关天的大事,

都离不开他忙碌的身影。

1998年,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破产,

遍布世界各地的130多家国际银行,

要求广州政府承担债务,否则就打官司,

这桩惊天大案闹得沸沸扬扬,

在国际上对中国的声誉影响很大。

关键时刻,他临危受命,

经过近4年拉力赛般的较量,

他完美解决了这起史上最大规模的破产案,

国际金融家们对他又无奈又佩服,

之后,中国金融市场规范性大幅提升。

2003年,刚就任海南省委书记5个月的他,

就被突如其来的非典紧急空降到北京,

再次临危受命,担任北京市代理市长,

当时全中国受“非典”肆虐,人心惶惶,

再加上之前卫生部长,向外界谎报:

非典已经被有效控制,

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

结果被人披露,国际哗然,

引起全球对中国的信任危机。

他在紧要时刻当机立断,

强硬要求所有中国官员:

汇报的时候,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军中无戏言!

有困难要向所有人民讲清楚。

他相信,透明和公开才能安抚人心。

是他将原来五天公布一次疫情的惯例,

改为每天公布一次,

公布的数字必须准确、坦白。

他的口头禅就是:说句实在话。

他曾在半小时内对外连说了18次,

实在的他在上任第65天后,

世界卫生组织就对外宣布,

解除对北京的旅游警告。

他用奋战两个月,掉十多斤肉的代价,

换取了这场战役的胜利,

作为中国官员,为祖国维护了信誉,

同时也在人民百姓中赢得了赞誉。

之后,他又不停地开始变换身份,

2008年担任北京奥委会执行主席,

同年再升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

作为救火队员,哪里有需要就要去哪,

他总是临危受命,使他的从政经历中,

接触到的工作类别是五花八门,

但是他却始终内心专一而清醒,

每到新单位,他都会低下头向其他人学习。

谦虚,是美和德的堡垒,

是最高的克己功夫。

他和人们印象中,

一板一眼的官员形象很不同。

开会时他从不念稿子,

而且要求其他人也不能念稿,

要头脑清晰直接表达观点,

去掉“尊敬的王书记”之类的寒暄,

一个干部开会时不停地讲官话,汇报成绩,

他立即打断说:“这样是浪费时间,

比起汇报成绩,还不如多提提问题。”

中国官员身上,

幽默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稀有的元素。

而他却将这种元素用在了外交场合,

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火花。

他被称为京城名嘴,才辩无双,

2008年,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会谈,

他率团赴美谈判,晚宴上发言时,

他大胆地脱稿演讲,

先是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表示理解,

让美国人产生亲近感,

又笑着承认中国的保守思想,

短短几句话引得台下所有人刮目相看,

直率而又幽默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方式,

实在太合美国人胃口了。

他可以在会上讲故事,甚至讲笑话,

美国人以前从未想过中国的高官,

还会运用这样的交流方式。

同时他对公职与私人领域界限分明,

强硬与妥协并济,以求问题解决。

几次精彩演讲,让他在美国拥有大批粉丝:

动画大王沃特·迪斯尼公司的,

执行副总裁普雷斯顿·巴顿曾崇拜地说:

“他真像一个摇滚明星!”

很多华尔街鼎鼎大名的企业家们,

也都是他的粉丝。

一次中美联合记者会上,希拉蕊也在场,

她未戴同声传译机,一看老王要上台,

就径直跑到听众席上抢过一个耳机戴上。

外媒笑称:连希拉蕊都成王的“粉丝”了!

不仅在美国他有很多粉丝,

在其他国家也有,

法国专家佩服他渊博的学识,

新加坡的李光耀说起他时,

毫不吝啬其赞美之词:

“没有人能胜过他,务实、强硬、

幽默、机敏,做正确的决定,

他是我最爱打交道的中国人,

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让他一直留任。”

除了幽默他还很时髦,

紧跟年轻人的时尚潮流,

会开摩托车,也会打篮球,

还追美剧《纸牌屋》,

韩剧《来自星星的你》,

但同时他也在深刻地思考,

为中国剧为什么不能走出国门,

去找原因和差距。

在政界他有过许许多多的身份,

每个身份他都令人赞叹,

然而,他最令人敬佩的身份,

却是中纪委书记。

我们的中国最高领导人曾说:

“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腐败问题越演越烈,

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我们要警醒啊!”

腐败,无疑是当今中国政治,

最紧要最急需解决的迫切问题。

可反腐之路,任重而道远,

反腐绝对是当今中国最高危的事业,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旦触动哪方利益,稍有不慎,

都有可能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社会最大的腐败,不止是官场的腐败,

而是扩展到整个社会的腐败。

腐败导致全民道德崩溃,

失去最基本的善恶判断的标准。

坏人做坏事不可怕,

可怕的是好人害怕做好事。

聪明过人的他不是不知其中利害,

他为国为民已操劳几十年,

仕途已经到达顶峰,

完全可以做个悠闲的太平官,

没必要在这个年龄了,

还把自己置于不测之地。

可他却再次临危受命,

甘愿当起反腐急先锋,

在2012年,揽下中纪委书记一职,

为中国的反腐冲锋陷阵,他也因此,

把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人都得罪个遍。

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

他首先以身作则绝不贪腐。

上任后,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抓贪官,

而是先规范中纪委的接访问题。

他要求下属要把上访民众当亲人,

接访就是纪委的工作职责和义务,

而不是额外的“给老百姓办好事”,

接访时不能来回踢皮球,

他规范了一整套接访礼仪:

看身份证后确定对方的年龄,

大10岁以上的要叫‘老叔’,

大10岁以下的叫‘大哥’,

比你小的要叫‘兄弟’。

一进来首先要先握住手,

然后另一只手半搂住对方,

热情地道一声‘欢迎’!”

之后,他风风火火地开展反腐工作。

他制定的反腐路线图很明确,

就是疾风暴雨地打老虎,

从大贪官开始,

接着延续依法治国的路线,

很快制定出了反腐败法,

进入法治治腐阶段,

然后就是,打击官官勾结,

重整政治生态,让官员打心底不想贪腐。

他说要让领导干部: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并且放出狠话:

对腐败零容忍。

他说:不管对方职位有多高,

势力有多强,

只要腐败,他就一抓到底。

他对中共巨大的体制发起了冲击,

在规模、复杂程度和决心上,

他的雷厉风行都可以,

被称之为史无前例。

恐惧在贪官圈子里迅速蔓延开来,

这位中国反腐“铁腕人物”,

让贪官们闻风丧胆,

有官员甚至称:“宁遇阎王,莫遇老王”。

贪官们不想遇见他,

却又害怕他“隐身”,

因为他一旦淡出公众视野,

多半是在安排处理一件天大的案子,

他无缘无故消失,

不久后就一定有大老虎现身。

老王消失的后果:

他打虎拍蝇,全方位出击,

落马贪官往往头天还在正常工作,

次日便被带走,不少地方的党报已经多次,

发生不幸被“打脸”的情况。

在领导了一场逾18个月的激烈反腐运动后,

这场反腐运动已导致近25万干部落马,

其中包括39名副部级或更高级别官员。

这一轮反腐不仅范围广、力度大,

而且频率高、周期长,像一场彻底大清除。

反腐运动波及到了全国各地的各级官员,

还涉及到从金融到食品生产在内的各个行业。

截至2014年12月31日,

十八大之后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已达到60位。

其中,包括1位正国级和3位副国级的高官,

正省级9人,副省级47人。

2015年,“打虎成绩单”中,

除首次被通报查处的32名省部级官员外,

还有19个“大老虎”案件进入了开庭审理阶段,

其中14人已获刑。

2016年的打虎成绩单更是激动人心,

被称为1949年以来最为震撼成绩单!

一、全国共反贪腐立案36万件,

处分33.7万人,其中省部级干部72人;

二、中央巡视对12个省区市杀出“回马枪”,

黄兴国、王珉等“老虎”落马;

三、军队“打虎”拿下首位现役上将;

四、从7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捕,

908位外逃官员,追赃23.12亿元……

他的反腐决心,

成为了全中国的反腐决心,

凝结为密集反腐行动,

反腐地图遍及全国各个省份。

自他主政中纪委以来,

他用无私无畏,

智勇双全的情怀与胆识,

让横行于政坛、霸道于乡间、

坐镇于深山的“老虎”、“苍蝇”们,

一个个或被打落尘埃或被扑灭于四野。

让人民真正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

一张张虚伪至极,

天天喊著“为人民群众服务”,

却肆意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脸孔,

在全世界面前现出丑陋的原形。

中国轰轰烈烈的反腐行动,

引起全球民众热议,

俄罗斯副总理说:

“你们对腐败分子处理很严厉,

这些反腐方法又能得到人们的好感,

其中包括我。”

可鲜为人知的是,

在中国反腐取得辉煌成绩的背后,

是老王默默以性命为代价换来的。

贪官恨透了他,

恨不得早点杀他灭口。

他仅仅上任4年,

就遭遇了27次已知的暗杀,

至少遭受过17次武装、器械、车辆暗杀,

利用邮件、包裹毒化学品等谋害8次,

在河北、四川等地下榻招待所,

在饮用水、稀饭中落毒各1次。

2013年,他在江西南昌考察时险遭暗杀。

当时他下榻的省招待所第五院的电话、

电视、照明电突然中断近50分钟。

期间有两人潜入五院,被随行警卫抓住。

两名杀手被抓时企图自杀,

之后又自称是上访者,要向他递交申冤状,

经过调查,他们竟是,

被开除出公安系统的警官,是被雇用的杀手。

而最近的一次,

是去年12月份时,

他乘车到山西省阳泉市巡视,

他所在的车队驶出太原市郊后,

先头队伍的越野车,

遭一辆货柜车迎面相撞,

导致越野车全毁焚烧。

原来杀手弄错目标,

误以为他在那辆越野车里。

天佑良人,每次他都有惊无险,

一次次躲过贪官的反扑,和死神的魔爪,

他自己却笑言软硬不吃,有特异功能。

随着落马老虎层级越来越高,

犯罪金额数量也越来越大,

他发现利益集团早已盘根错节,

涉及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大员、

地方黑社会势力……

横跨能源、交通、宣传等关键领域,

并深入国家政法纪律部队,

甚至武装力量。

他清醒地意识到: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反腐之路的尽头还很远很远。

可留给他的时间却不多了……

2017年,是他要卸任的年头,

马上就要步入70岁高龄的他,

无论是他自身的年龄,

还是因为体制的规定,

都很难再继续奔跑下去,

尽管他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想做的事情……

他深知有些事不可逆转,

比如时代的潮流,比如流逝的岁月,

于是,从2012年到现在,

他将每天都当作是倒计时,

每天都尽自己所能,

遏制腐败的势头,

只愿世上能少一个贪官,

只愿为党风的根本好转打下基础。

行走官场五十余年,

他却出淤泥而不染,

揭时弊、倡清廉、恤百姓,

踩着不变的步伐,

一直行走在人间正道。

让人民看到了一个中国官员,

顶天立地的正气,

感受到了权力的谦抑,

更感受到了一个“堪当大任”者,

对民众发自心底的敬重。

如果没有他,

中国反腐运动决不会走到今天,

也不会取得如此大的成效。

我们这个时代,

太需要像他这样的猎手,

他的防腐宣言,

犹如炸响在腐败分子头上的惊雷,

宁遇阎王,莫遇老王,

那些贪官污吏在他面前显得那样卑微、

那样萎缩、那样丑陋、那样虚弱。

可对人民而言却是,

宁遇老王,不要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