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进入2.0版 中国倡议成全球共识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5-18     检举

 

备受关注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5月中旬在北京举行,28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确认出席。

 

中国自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取得了怎样的进展?“一带一路”倡议将为全球化带来怎样的改变,又将给中国企业带来哪些机遇?广东又可以为“一带一路”建设作出怎样的贡献?

 

针对以上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作者王义桅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赵晓娜

 

从“概念股”转为“绩优股”

 

南方日报:自2013年3月中国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从共识到行动、从倡议到机制,您认为取得了怎样的进展?

 

王义桅: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多的时间,能有这样的发展态势非常了不起。从来没有一个战略能如“一带一路”一样从无到有,到今天国际上都在谈论,而不仅仅是“中国崛起”这样的议题。

 

其次,“一带一路”也已经成为推动全球化、全球治理的主要抓手。当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化的旗手,通过项目对接、标准对接、平台对接,“一带一路”成为与沿线国家对接的重要抓手。目前一些标志性项目和产业园区已经落地生根,成为早期收获一部分,未来预计还有7000多个项目、几千亿的投资金额投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目前“一带一路”正从“概念股”转为“绩优股”,最后将成为各个国家参与、受益的“众筹股”。

 

帮助内陆地区寻找海洋

 

南方日报:目前,“一带一路”获得了沿线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参与和响应,为何会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

 

王义桅:“一带一路”之所以获得如此巨大的反响,主要是抓住了三大人类共同的任务和目标的实现,而不仅仅是中国经济转型的需要。

 

其一是脱贫致富。“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实现了7亿人的脱贫致富,占整个世界脱贫贡献的七成,而许多发展中国家仍然没有摆脱贫困,“一带一路”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立足于自我发展的道路,补齐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才有可能搞工业化,是真正惠及老百姓的、以发展为导向的全球化。

 

其二是减小贫富差距。“一带一路”就是帮助内陆地区寻找海洋,进行全球产业的布局。互联互通实现以后,陆上“天堑变通途”,将有助于消弭南北发展的差距、东西方发展的差距、沿海和内陆的差距、农村和城市的差距等。

 

其三是解决人类全球化及全球治理的难题。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发展不够平衡,“一带一路”就是要打造更加开放、均衡、包容和普惠的合作架构,打造新型全球化,通过倡导以发展促安全、以安全保发展的治理观,让世界分享中国统筹兼顾、标本兼治思想。这就是为何“一带一路”在国际上引起重视的原因。

 

南方日报:“一带一路”将为全球化带来怎样的改变?

 

王义桅:“一带一路”引领的新型全球化是以发展为导向的,是投向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实现互联互通的投资规模达几十万亿,如果能完成这样的任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将从中受益,尤其是陆海联通,将产生巨大想像空间。

 

1.0版本需要升级换代

 

南方日报:您在多个场合提到,“一带一路”即将进入2.0版本,其中的含义是什么?

 

王义桅:从历史来看,1.0版本是从丝绸之路的复兴开始的,还有古丝绸之路的痕迹存在。2.0版本是时间和空间上的拓展,内涵上已不仅仅是“走出去”,而更多是有全球视野的“走进去”,是1.0版本的升级换代。

 

当前,英国脱欧等“黑天鹅”现象频出,而根据美国、英国国防部报告,未来20多年世界都将进入转型期,未来数十年要面对的挑战包括气候变化、人口的快速增长、资源短缺、意识形态复苏等,以及世界权力从西方向东方的转移。这是我们建设“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

 

“一带一路”建设以基础设施为主,周期很长,成本高,要建设不容易,要守住运行也不容易。这就要以前瞻式思维才能解决问题。“一带一路”也需要借助发达国家的力量,这是人类共同的事业,整个世界都将从中获益。

 

南方日报:近些年来,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投资、对外承包工程、服务外包等方面的增长形势都相当喜人。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全球经济中将承担怎样的角色?

 

王义桅:此前,全球分工是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开放市场,尤其是以中国为代表,成为“世界工厂”,也形成了同发达国家的竞争,这引发了他们对中国制造业的一片抱怨,其间互补合作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当下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现状是一样的。他们需要中国的技术和资金,中国需要他们的市场,这让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转型提供一个可能性。我认为,这解决了原来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的问题,寻找到了新的合作亮点,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增长。

 

未来海外产值要超过国内

 

南方日报:在“一带一路”落地过程中,将为中国企业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王义桅:近些年来,中国企业大量“走出去”,国内市场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发达国家出于技术保护的考虑,也对中国投资设置重重限制,我们发现原来的模式出现了问题。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处于工业化待起飞的阶段,给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空间。比如电力,世界上还有13亿人口没有用上电,正是中国企业大显身手“走出去”的空间和机会。

 

而到了一定阶段,企业“走出去”将不再是单打独斗,而是整个产业链全部延伸,未来的市场空间更大,“海外GDP”要超过国内的GDP。因为“一带一路”沿线涵盖了44亿人口,虽然经济不发达,但增长潜力是无限的。

 

南方日报:广东可以为“一带一路”建设作出了什么样的贡献?

 

王义桅:从全国来说,广东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布局是最领先的,广东不少企业早早就起步了。“一带一路”部分国家也在学习广东特别是深圳的成功经验,比如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肯亚的蒙巴萨港都是广东港口模式的复制。

 

其中,蒙巴萨就宣称要成为深圳一样的城市,带动整个东非找到出海口,并且铁路延伸到内罗毕乃至乌干达、埃塞等邻国,形成经济最有活力的区域。

 

广东在一些领域的先行先试,不仅让中国给世界提供了成功经验,接下来也要勇于将自己的经验传递出去。在这个方面,可以通过开展职业教育和培训来完成,比如培训这些国家如何搞开发区、工业园区等,最后形成海外合作中心、产业转移中心、创新中心等等,为“一带一路”国家贡献自己的经验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