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酒店19楼最神秘的“19748”房!真人真事!如果你住过这房间,恭喜你!

在狮城打拼     2017-05-07     检举

跟你们分享一个云顶的真人真事吧。

Screenshot (1)

我(男),鞋儿(男),弹儿(男),安儿(女),是好朋友,是四人党。

我们喜欢都互称对方时,后面加个儿字。 而我是宇儿。

我们四人性格各右各不同,不过我们聚在一起时,是非常快乐的。。

弹儿是新加坡人,所以每当他到我们这,我们都会请假然后陪他一起去游玩。

两年前,我们四人帮聚会,由于我跟鞋二都请不到假期,导致时间上的有所限制,加上天气酷热,我们把目的地设定在云顶。

在我们出发前一天,我们收到安儿的通知,原来即将会有一个盟友 费力 跟我们上去。

他们三人都因为网络游戏关系,认识费力,除了我。

听鞋儿说,费力虽说是盟友,不过其实是安儿的追求者,而且那时很卖力的追着安儿。

我们四人帮聚会的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费力哥的耳里,所以本来打算搭巴士上去的我们,有了顺风车搭。

我们本来的打算是两天一夜,所以只订了一间房间。

可是费力哥一上来,便打算更改我们的计划,硬要求我们三天两夜,还说第二天的房钱,他出。

我们都知道,费力哥无非想争取机会跟安儿相处,顺便炫耀他的财气。

不过我们看在他那么积极的门面上,我们只好顺他意,登记后去询问能不能延长,追加一天。

可是,由于是旺季,所以费力哥的计划失败了。

鞋儿还特地开玩笑的说道 :费力,费力,果然浪费力气了。。

拿过号码,一看 :19750,Tower 2, 不错的号码。

19楼的7是单数,是里头的那一面,不是靠电梯的那一面,进出比较不方便。

搭了电梯上楼,一出门就往右手边顺着号码找。

我们越找越不对劲,饶了一个圈后,更是头皮发麻。因为那个是最后端的房间。。

人家说,住酒店住最里面,遇到的机会几乎是百分之七十。

碰巧我们这次有那么的“幸运“,得奖了。。

我们在门外背着行李,拿着锁匙,你看我,我看你。。

看了五分钟,费力哥提议下去换号码。

可是安儿跟我还有弹儿三人都认为,现在是旺季,不可能顺利的换到房间的啦。

再说,只要我们跟规矩做足步骤,敲门喊人打开窗柜之类的,应该不会犯着他们吧。

我们敲了门三次三下,然后才打开门。

进门后我们大喊:让过让过,打扰了,我们进来啦~!!

然后分工合作的打开厨柜的门,洗手间的门,窗口之类的。

很幸运的,我们没看见圣经之类的东西。。

放下行李后,我才留意到,原来FW hotel角落的房间都很宽,很大。

一进门,就一条长长宽阔的走廊,

厕所就在走廊的左手边,右边有口宽宽的窗口,厕所跟窗口之间隔着的那条宽长的走廊,足以铺一张床。

走进里边,跟平时的酒店一样,有两张单人床。

有别于平时的是,靠近床的窗口边,多了个跟着墙范围而设计的矮橱柜。

橱柜附有很多的抽屉,都被我们打开了。

柜里头还有保险箱,冰厨跟吹风筒,柜上面有个14寸的电视机。

靠厕所的那副墙后面是一个简单的衣架跟化状台。我们把衣服掉好后,就轮流洗澡。

洗完澡后,我们并不打算出去走街,只打算呆在房间聊天。

毕竟我们很久没聚在一起了,有很多的八卦话题要聊,可是费力哥却很费力的要求我们外出逛街。

我们都知道费力哥的猫猫之意,不过既然他参与我们,我们也不好意思抛下他一个。

碰巧肚子开始闹要吃午餐了,所以我们只好外出跟费力哥去Kenny Roger吃午餐。

出门时,不知是我的灵异触觉敏锐还是什么的,我突然留意到,我们房间对面,有点怪。

相信你们都知道,云顶的房间,是用两间大房隔开当三间小房的。(通常的酒店,房间门跟房间门相连,然后就会隔很长的墙壁再到另外一个相连的房门跟房门.

可是FW的是,房间门跟房间门相连,然后本来应该长长的墙壁中间,突然会多出一个门。)

我们的房间是19750,在我们的对面是19749,对面房间的隔壁应该是19748,

可是很奇怪的,那里却被设计像普通酒店那样,中间隔了个长长的墙壁,然后就到了19747。

我还以为我看错,不过在此来回阅看房间号码,19749的隔壁,的确是19747。

而出于它们之间的19748,可以说是有那个空间,是没有门的。

当时我指给鞋儿看,鞋儿虽然也很惊讶,可是没多说什么,拉着我就走。。

19楼,还真的是座奇怪的楼。

除了没有19748这间房间,还有一间房间很奇怪,198++(忘记号码了。)

房间的门被封了,门缝用很多层的黑色胶布贴上,门下可以清楚看见被塞布。

可是奇怪的是,布是从里面塞出来外面的,而且是很用力的塞那种。

通常如果房间门被封,不是应该从外面封进里面吗?为什么会是里面封出来的呢?

而且封了后,那个人怎么出来呢??

我跟鞋儿看见后,有默契的,没多说就离开了。。

我们在Kenny Roger用餐后,我们买了室内游乐场的票。

看开始流行的3D电影《海龟冒险记》,玩碰碰车,乘船,室内过山车,还有其他的,玩了个痛快。

渐渐的,我们都忘了之前遇到的怪事。。

最后我们看了场电影,然后到starbuck买了四杯咖啡(费力哥耍性格,说对健康不好,所以不要),才回房间。。

回到房间,本来想把两张床合起来睡的,可是费力哥很少爷的出声说,他不习惯跟人同床共枕,要一个人睡。

安儿气到立刻回驳说,房间是我们租的,要一个人睡酒水地上。

不过最后,弹儿立刻安抚安儿,然后搭着我的肩膀说:

算了吧,我们志在相聚,他要睡床,就让他睡吧,反正地毯很软,我们睡地毯也不错。

然后望着我,眼神给我暗示说陪他睡。我立刻回到:对阿。。

最后,我们决定让他一个人一张床,

另一张床是让给安儿的,可是安儿说,不敢一个人睡一张床,所以硬拉了鞋儿赔她睡。

剩下我跟弹儿,还好地垫蛮厚蛮舒服的,所以我们决定睡地上。。

我们边聊天边喝咖啡,而费力哥因为跟我们的话题搭不上,又不愿意尝试融入我们,所以干脆耍性子早睡 。

我们聊到很久,咖啡都喝完了,看看时间,却还只是一点多。

因为口渴,我跟鞋儿决定拿水壶去外面走廊装水,然后再回来。

可是胆小的安儿闹着要跟,最后干脆四人一起外出了。

我们出门时,费力哥在那里盖着被耍性子偷听我们说话,于是我们对他说了句要去走廊装水,很快就回来。

装了水后,我们步行回到房间,就立刻傻眼了。

我们看见我们房间门口有一团长长的东西,类似一张棉被包住一个人,

我们走过去看,果然是人,而且还是费力哥,可是很奇怪的是,费力哥为什么这么奇怪睡在外头?

我们立刻叫醒他,问他怎么睡在外面了?

熟睡的他慢慢睁开朦胧的眼睛望了望我们,拉了拉被,叫我们别吵他,然后他继续倒头大睡。

我们更傻眼。

弹儿开了门,然后拿了杯,再出来倒在费力哥的头上,费力哥立刻清醒地跳了起来。

然后看见弹儿手上的杯,立刻想捉住弹儿挥拳。可是被我跟鞋儿阻止了。

安儿喝住费力哥,然后叫他冷静下来,看看清楚四周,为什么会睡在外面?

旁边的窗口传来一阵阵阴冷的寒风,安儿打了个阵,然后建议我们回房间再谈。

回到房间,费力哥问我们去那里装水?怎么装这么久?

我们反过来问他,为什么睡在外面?我们从房间到装水机处不到200步,来回不必十五分钟,那他睡在外面干吗?

房间有东西吗?还是特地吓我们?用意是什么?

费力哥自己也摸不着头脑,为什么他会睡在门外面。。

他说,他印象中,他在我们出门前都还没入眠,明明听见我们喊说要外出装水。

可是他在房间躺了快一小时,我们都还没回来。

他正打算打个电话问我们去那里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他就以为我们忘了带门卡,就走过去开门给我们。可是开门后,却没看见人。

他关了门回到床边,又听见有人敲门,他走回去开门,可是还是看不见人。

他以为是我们在恶作剧,所以就呆在门旁边等。

没多久又有人敲门了,他立刻从猫眼那里看过去。

不过他看见的不是我们,而是几个漂亮的女生,年级大概十七八岁。

“发女寒”的费力哥立刻开门,去问问那几个女生什么事情,顺便找机会认识那几个女生。

他先问问别人是不是认错房间了,再问人家住几号房。怎么敲门了?

那几个女生本来想回答他的,可是窗外传来一阵阵的寒风。

见那数个女的冻得快发抖了,所以费力哥当机立断很英雄感的把他们请进房间。

我跟鞋儿一向心有灵犀,听到这里,我们都对望了一下。

心里的OS:进了房间还不是一样冷咩?=。=,

这家伙明明就为自己的好色找借口。

然后我们互相的点头堵嘴交换信息表示认同后,便继续听这个色家伙解释。

请他们进房间后,他们跟费力哥说,他们是对面19748的。

听到这里,我跟鞋儿立刻对望了一下,因为五人中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是没有这间房间的。

当时我还特地指给鞋儿看的。。

鞋儿立刻跟我打个眼色别出声,我点头同意,然后继续听。

费力哥说,那些女孩解释说是刚拿到钥匙,本要进房间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开不到门。

刚好听到我们房间有声音,所以过来敲门求助。(我心里OS : 为什么只敲门不按门铃哩?)

还说那些行李还留在房间门外,担心被人偷,急着要出去拿。

于是费力哥就自告奋勇地走出外面替他们开门。

进到他们的房间,很奇怪,虽然只是两对面,可是装饰却完全不一样,他们的豪华很多了。

装饰有点像WORLD CLASS的房间。有浴缸,大电视机,沙发,客厅,最奇怪的就是还有厨房。(??)

虽然外面进口处小小的,可是通过那个走廊后,进到客厅,就变得很大了。

那间房间里面还分隔了三间房,每间房都有一张双人床,一张书柜跟衣柜。

那几个女生分好房间后,就走出来客厅陪费力哥聊天。

也不懂聊了多久,费力哥开始觉得很困了,正想回房间睡的时候,其中一个女生跟他说有间房间是空的,可以躺下来休息一下。

过几个小时后,天亮了就叫醒他一起去外面的THEME PARK 玩。

费力哥想,都深夜了,而且美女叫到,也不好意思拒绝,所以他没想太多,就进到房间睡了

才入眠没多久,就突然被我们叫醒了,然后被告知他睡在门外面。。

这时,我们才提醒费力哥说,其实没有19748这间房间的。

费力哥不信,拉着我们出去看。

一看,费力哥立刻脸都青了,因为19748,只是副墙壁。。。

* 这里注明一点,费力哥说的话,真实度算有70%,因为我们的房间,多出了一张被,跟一个枕头…

知道费力哥遇到这件灵异事件后,我们打算干快收拾东西直接下山的。

可是窗外却起了浓浓的大雾,是很浓很浓的那种,别说下山了,现在连开车都有问题。。

为了安全起见,费力哥提议去赌场过夜,至少那里人多。

可是当时安儿不够岁,还差几个月才够,我们总不能抛下她一个人吧,

所以除了费力哥,我们其余三人决定一起在房间里面过夜,明天一早天亮就下山。

费力哥打算一个人去了赌场避难。

我们都觉得他应该去,毕竟这个时候他时运比较低,那些东西都冲着他来。

费力哥离开后,我们把房间的窗户都关了,把床都拼起来。

打算一起聊天聊到天亮,然后直接下山回家才睡。

我们四人睡一个边,为成了圆圈,然后开始聊天。

聊著聊著,也不懂几时,弹儿睡了。

剩下我跟鞋儿,安儿三人游。

外面还是起著大雾。。

聊著聊著,我也不懂几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直到半夜,我被冻醒了。

起来时,厕所旁走廊的窗口被打开了,鞋儿,弹儿,安儿都睡得很安稳。

我替他们盖了背后,打算转身上个厕所去关窗。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厕所旁的窗口旁,站着一个白衣披着长发的“人”(说真的,很难肯定它是男是女。因为没有身体。)

虽然它没盯住我,可是我却已经全身鸡皮疙瘩了。

就好像一只被蛇盯住的青蛙,完全动弹不得。。

我感觉我的四周空气温度开始下降,冷却。

我想去叫醒熟睡的他们,可是我的脚却动不了。

而我的嘴巴也好像被冻僵似的,完全不像我的自己的嘴巴,完全不能说话。

它没什么举动,只是很安静,很缓慢的举起了左手,指著厕所。

虽然没讲话,可是我很自然的收到它的信息说:跟我来。

这时候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应该跟它去吗??

还是…

不懂为什么,我突然尿意很浓。

然后我就自动的直接走进了厕所,去尿尿了。。

当我走进厕所后,却完全看不见它。

这时候我的身体好像被舒缓了似的,我赶紧把我憋住的尿给放了。

尿尿后,我壮起了自己的胆,把厕所的浴帘给打开。

还好,没什么东西隐藏。

我跟我自己说,刚刚是睡醒的关系吧,自己吓自己了。

我去洗手盆旁放些热水洗脸,让自己清醒些。

热水在冰冷的空气起了水雾,让镜子变朦了。

当我抬头的时候,从哪个朦胧的镜子中,我发现我的背后,有一个蓝色的影子。

我立刻转身去看,可是除了白白的墙壁跟白白的浴帘,哪来蓝色的反射呢?

我再次转回来镜子出,朦胧的镜子还是反射了蓝色的影子。

我鼓起勇气去拭擦镜子,擦亮镜子后,真的没有任何蓝色的东西。。

这个时候,我的脊椎骨开始反应性的直立了。

我立刻开门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弹儿突然整个人冲了进来,把我吓了一跳。

他看见我后,立刻问我怎么啦??

我说我没事啊,问回他怎么啦?

他跟我说,刚刚他有尿意,所以爬起来的。

然后他看见我走进了厕所,他就安静的在外面等咯。

没多久就听见了我在厕所那里大哄大叫喊救命,所以赶紧过来敲门,看我发生什么事。

可是我却没什么反应。

门把内锁著,而我在里面拚命喊著: 走开 ~! 救命 ~! 别过来 ~!

他打算撞门的时候,我却在这个时候开门了。。

我跟他说,我并没有喊什么救命之类的啊。。

我只是在里头小便,洗脸。

我不敢把我看见蓝色的影子告诉弹儿,因为我怕吓到他。

然后我跟蛋儿互相安抚心情后,换他上厕所。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特地叮嘱他别锁门。

然后我在外头等他,顺便把窗口给关了。。。

没多久,弹儿从厕所出来了,可是脸色显得有点昌白。

我看看时间,凌晨3点27分。

我们没多说太多,因为很累,我们打个眼色后,就一起回去床睡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们被安儿叫醒,然后check out。

我们去了KFC吃午餐。

安儿一直酸我们三人很烂睡,叫了一整个早上都不醒。

三人,就是我,弹儿和一向轻睡的鞋儿。

吃过早餐后,那个胆小的费力哥过来meet我们。

看见他后,我们开始聊起昨晚的事情。

我把我看见的都告诉了他们,才发现除了安儿,我们四个男的都遇到了。。

首先费力哥的就免嘴唇了,我的刚刚也说了。

接下来就是弹儿,他说他在我出厕所后进厕所。

小解后,跟我一样在镜子处看见一个蓝色影子。

不过他不像我,他没转身,他是直接去擦镜子。

然后他在镜子那里看见他背后站着个蓝色唐装阿伯。

他立刻没说话的走出来。

而鞋儿却说,在凌晨3点到4点的时候,他跟安儿都还没睡。

这时安儿还附属的点头。而我跟弹儿你看我,我看你。

四人各自的冒起了很多的问号。。

鞋儿说,大概四点多,他们还在聊天,没多久开始察觉房间出现了很多黑色的影子,速度很快。

他以为自己开始累了,眼懵了,所以跟安儿说要睡了后,就跟安儿盖起被睡了。

闭上眼睛后,没多久,他开始听见有人很小声,很小声地说话,声音很像安儿。

他立刻出生提醒安儿说要睡了,可是安儿却不管他,继续跟人聊天。

鞋儿很奇怪这个时候谁还特地爬起来陪安儿聊天,悄悄的睁开眼睛偷看,声音却不见了。

然后鞋儿闭上了眼睛,没多久又再次传来声音,不过这次比较吵,像安儿跟人吵架。

鞋儿立刻睁开眼睛看什么事情。

可是四周却一片安静,安儿也睡得很安详。。

这时他又开始发现周围很多黑色影子了。

他干警直觉性的盖上被子,然后倒头睡觉。

说到这里,我们四个男生都你望我,我望你。

而安儿听到脸都昌白了。

然后我们都心有灵犀的,赶紧下山离开。。

我们都不懂为什么我们会遇上了,或许是我们时运低吧,

不过很庆幸的事,我们没人被害,就当是去了一场鬼屋冒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