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外相再提日美印澳合作,對抗中國「一帶一路」

2017年10月27日     12122     檢舉

來源:觀察者網

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25日接受日本經濟新聞(Nikkei)專訪時表示,日本將提議美國、印度、澳洲進行首腦級別戰略對話,以抗衡中國「一帶一路」政策下的勢力擴張。

  日本經濟新聞10月26日報道稱,河野太郎的這一構想,以亞洲的南海經印度洋至非洲這一地帶為中心,由四國共同推動自由貿易,兼顧防衛合作,與提出「一帶一路」廣域經濟區構想和加強海洋戰略的中國相抗衡。

  

  

河野太郎9月28日出席中國國慶68周年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招待會

  河野在專訪中表示,「我們正身處一個時代,日本也必須戰略性地描繪一個大的藍圖,並進行外交努力,從而維持海洋的自由與開放,經濟與安全當然也會是討論主題。」

  河野強調:「從亞洲到非洲將推進高質量的基礎設施投資」。這似乎是在考慮透過主導制定貿易規則的主導權,對抗資金豐富的中國。河野說:「不僅是政府開發援助(ODA),民間企業的活力也很有必要」。

  河野談到防衛合作時表示,「維護海洋航行自由是安全保障上的重要話題,自由開放的海洋對中國來講也是『一帶一路』的前提,有必要讓中國按照開放、透明的國際標準進行基礎設施投資」。

  河野太郎提出,四國首先應從局長級對話開始,明年逐步創造環境提升到外長級、首腦級。

  報道稱,河野今年8月在菲律賓馬尼拉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進行會談時,就四國戰略對話交換了意見,並且還向英、法兩國外長探詢了合作意向。在預定11月6日舉行的美日首腦會談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準備提起四國戰略對話,希望得到特朗普的認可。報道還指出,安倍晉三在2016年提出了「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河野提出的四國首腦戰略對話是對此的推進。

  

「四國戰略」與「自由繁榮之弧」舊話重提

  《解放日報》10月27日注意到,日本這次試圖拉攏美印澳三國,只是繼續貫徹了他第一任期以來的執政思路,報道安倍2006年首次當選首相時,就提出日美澳印「價值觀同盟」和「自由與繁榮之弧」的安保戰略構想,試圖包圍、遏制中國。

  觀察者網查詢發現,所謂「不穩定之弧」可能是美國2002年國防報告最早提出的,當時該報告稱,東亞到中東是一條「不穩定的弧形地帶,該地區恐怖組織網路密布;朝鮮、伊朗、伊拉克開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今後有可能出現擁有豐富資源基礎的軍事競爭對手。而安倍第一任期期間的外相麻生太郎提出「自由繁榮之弧」,與美國所謂的「不穩定之弧」地理方位基本一致,戰略考慮相通。

  

  安倍「自由繁榮之弧」示意圖(外媒地圖僅供參考,不代表觀察者網立場)

  2006年12月,安倍計劃通過與印度時任總理辛格的會談,實現有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四國參加的戰略對話。不過,鑒於當時日本政府內部有人擔心,四國戰略對話可能製造「中國包圍網」的印象,同時,美方並未明確表態,印度也持慎重態度,四國戰略對話就此擱置。

  到2012年二度拜相後提出的「民主安全菱形」(又稱「鑽石構想」,包含日美澳印四國),以及去年出台的《防衛白皮書》寫入強化日美澳印多邊合作,安倍始終未放棄打造日美澳印四國聯盟,而舉行四國首腦戰略對話是實現這一同盟的重要前奏。分析人士指出,安倍的一整套戰略設計都隱含「包圍」中國、遏制中國的色彩。

  

  日本「民主安全菱形」示意圖(外媒地圖僅供參考,不代表觀察者網立場)

  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認為,安倍在2012年提出「民主安全菱形」構想與東亞形勢演變有關——中國GDP超過日本成世界第二,歐巴馬政府推「亞太再平衡」戰略。此次重拾四國戰略對話,也與東亞形勢出現新的變化密不可分。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歐亞、印度洋地區逐步擴大影響,同時中國在切實採取行動捍衛南海領土主權,日本對此感到焦慮;中印之間發生地緣政治摩擦,印度也在加快向美靠攏,這為日本拉攏印度、整合四國關係帶來契機。

  「在新形勢下,安倍並未改變其戰略初衷,即以中國為假想敵,通過加強與海洋國家結盟,構築針對中國的安全菱形包圍圈,從而防範、孤立乃至對抗中國。」王少普說。

  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劉鳴指出,安倍重提四國戰略對話針對中國的意圖毋庸置疑,同時令其憂慮的是,美國在亞太不再積極作為。在安倍看來,和前總統歐巴馬相比,特朗普對亞太地區的關注度明顯下降。對於亞太地區,特朗普重視的無非是朝鮮核問題和對華貿易問題,而東海、南海問題已遠離他的視線中心。為此,日本期望加快推動四國戰略關係,由此促使美國在亞太加強存在,提升戰略投入,從而對華施加戰略壓力。

相關閱讀